漱口液可殺新冠狀病毒嗎?  (作者:李清澤、劉同塵)

這次冠狀病毒2型(SARS-CoV-2)疫情可能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之後最嚴重的病毒傳染疫情,也是1930年出現大蕭條之後最嚴重的全球經濟危機。

21世紀的今天已是交通發達到地球變成一個大的村莊,只要飛機等交通工具可以到達的地方,疫情就可能傳到該地,全球已有188國家或地區受到影響,有超過兩千參百萬的確診人數,死亡的人數已達80萬,疫苗近期的發現並不樂觀,因此疫情的消失目前而言是遙遙無期.

預防與治療是疫情的兩大討論主軸,但是目前主流醫學沒有很有效的治療方法,雖然今天川普總統宣布FDA已批准“恢復期血漿療法”,但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而另類療法雖有一些臨床效果,但沒有嚴謹的科研,因此不受醫學界接受,預防就成為應付疫情的重要關卡。

在疫苗出現之前,行為上的預防方法如戴口罩、勤洗手、不摸觸眼口鼻、保持距離及居家隔離就是主流的預防方法,值得慶幸的是最近的德國科研發現另外一個可能有效的預防方法,即漱口液能有效地減少唾液的病毒載量,因此降低發病可能性。

喉嚨與唾液腺體是病毒複製的主要地點,因此漱口液是否能殺死病毒就引起科學家的注意,漱口液在上世纪末與這個世紀就被發現具有殺細菌與病毒的作用,因此這些科學家就用這個假說來調查漱口液對新冠狀病毒是否有殺傷力或抑制力。

今年位於德國南方烏爾姆大學醫學中心,波鴻魯爾大學和幾所其他德國大學的科學團隊,在“傳染性疾病期刊“上發表他們對市面上販售的8種漱口液所做的鼻腔與喉嚨取樣病毒功效研究結果(表一),針對了三種不同的病毒分型,在有控制環境下的培養皿中,使用不同品牌的漱口液來衡量它們對病毒的抑制力,其中有三種潄口液(C,E,F)具有顯著病毒滅活性,降低病毒載量以及傳播可能性,而大家比較熟悉的是李施德霖(Listerine), 病毒只要被暴露於漱口液30秒就可以被破壞。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團隊已經在研究潄口液對病人口腔病毒的影響,巴基斯坦的阿迦汗大學(Aga Khan University)研究團隊也在做盲法及隨機分組的研究,希望人體研究成果能夠很快出現,這樣的話我們在預防病毒的傳染,也許就會有一個新的方法。

有用漱口液的人可以把漱口時間延長到公司推薦的最長時限(Listerine Original是30秒)*,出外時可以攜帶旅行用或裝在小瓶子裡的漱口液,在戶外隨時可以用,如果在外購物進食後馬上使用更佳。還沒用漱口液的人何妨試試看,因為它的使用相對的是利大於弊,就算不能殺新冠狀病毒也對口腔健康有益。

表 一: 產品名稱,其化學式和還原因子

研究中使用的潄口液概述,包括產品名稱, 與活性化合物和計算出的還原因子 (reduction factors) 化學原料中文譯名及其化學式 (chemical formulae) 

Product Trade Name Active Compounda Log Reduction Factor
(Mean of n = 3)
Strain 1 Strain 2 Strain 3
A Cavex Oral Pre Rinse Hydrogen peroxide

(過氧化氫)

H2O2.

0.78 0.61 0.33
B Chlorhexamed Forte Chlorhexidinebis (D-gluconate)

(Gluconic acid

(葡萄糖酸)

C6H12O7

1.00 0.78 1.17
C Dequonal Dequalinium chloride, benzalkonium chloride (苯扎氯銨) ≥3.11 ≥2.78 ≥2.61
D Dynexidine Forte 0.2% Chlorhexidinebis (D-gluconate)

(Gluconic acid

(葡萄糖酸)

C6H12O7

0.50 0.56 0.50
E Iso-Betadine mouthwash 0%  

Polyvidone-iodine  (聚維酮碘) (C6H9NO)n·xI

≥3.11 ≥2.78 ≥2.61
F Listerine Cool Mint Ethanol, essential oils (乙醇) C2H6O ≥3.11 ≥2.78 ≥2.61
G Octenident mouthwash Octenidine dihydrochloride (此名詞尚無中文翻譯)

(C36H64Cl2N4)

1.11 0.78 0.61
H ProntOral mouthwash Polyaminopropyl biguanide (polyhexanide) (此名詞尚無中文翻譯)

(C8H17N5)n

0.61 ≥1.78 ≥1.61

a由於專利相關的限制,這些口服漱口水的確切配方尚未公開。

原文期刊連結:

https://academic.oup.com/jid/advance-article/doi/10.1093/infdis/jiaa471/5878067

*本文作者與漱口液公司沒有任何商業利益關係,使用者需按照漱口液品牌推薦常規使用,不可吞服。

作者簡介:

李清澤博士: 為紐約市立大學榮譽退休教授,任教於布鲁克林學院心理系近四十年,其間曾任系主任九年,曾任金鷹學院院長,台大紐約新澤西校友會會長,北美臺灣教授協會紐約新澤西分會會長,現任紐約台灣攝影學會會長,曾為中研院及台大訪問學者。除心理學及氣學(Kiology)李教授並熱愛綜合醫學(Integrative Medicine),氣的管理(Ki Management),鄭子太極拳氣道書法哲詩攝影以及台灣文化反思議題。

劉同塵: 具應用華語系碩士學位,目前就讀紐約大學歷史系,是個歷史、心理學、科學以及醫學知識的愛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