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2

李清澤攝

請用台語讀。

 

台美人之心理結構真複雜,一方面在美國吃美國頭路、住美國厝、交美國税,另外一方面,在美國吃台灣菜、講台灣話、交台灣朋友,美國政治節目沒看,台灣的政論節目,却一禮拜看五、六工。週末沒節目可看,就有時恍神恍神,若有所失,嚴重的,症頭親像吃「鴉片」的,也親像愛打電動玩具青少年,一日無吃,一日沒打,就恍神恍神,簡單説就是「中毒」!

政論節目的中毒在台灣也真普遍,一個節目一看就是兩點外鐘,看完就轉另外一台,平均來講,真可能一工就看三、四點鐘以上,若是用投資的角度來算,台灣人看政論節目的時間,若是來「做工」,損失的生産量(productivity),一年累積起來,實在非常大!

若用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政論節目對台灣人心理結構,無形的影響力是無辦法來估計的!試想咱的頭殻,每工受三、四點鐘吵吵鬧閙的「轟炸」,對咱的影響有多大?心理學的研究,發現心靜是「舒壓」最好的方法,台灣人心理壓力之大可講是世界大,非常需要減壓之良方。政論節目的效果正好相反,使人心情起起落落,親像坐滾動滑車(Roller Coaster) 或「摩天大輪」,心肝怫怫跳,不但不能舒壓,反而使人心情亂糟糟。

做人講話愛有道理、有理氣,用冷靜理性的態度來討論、辯論,才是正道。實際上,政論節目的正反討論、辯論,吵吵鬧鬧,有些人更是一直插話,親像在相罵,一點啊「禮素」攏無!

中國皇權威權的文化,無理性的討論辯論空間,民主化的現代,政論節目的吵鬧是台灣社會所需要的嗎?咱希望咱的下一代國家的少年主人,也用這款的方式與態度,來討論辯論處理民生重大議題?當然不是按呢!

曹長青先生認為新的台灣文化,應該包含國民黨政府,撤退到台灣之前,日本時代的「鄕紳文化」,台灣在經過五十年的治理,已經發展出有「禮素」的文化,做人有禮貌的素養,與歐美經過長期文化演進出來的的禮儀(etiquette),非常親像,總的來説,台灣雖然不是民主社會,總是台灣已經是有公民素養(civility)的社會。

國民黨撤退到台灣以前,台灣民風是做人照道理、講理氣、有禮素、守規矩、正直、誠實、勤奮、節儉,國民黨來以後,亦將「厚黑學」帶來,做代誌(事)講計謀、扮黑白面、黑道重新出現,與白道平起平坐,講話「硬拗」,包紅包、走後門…,經過長期的國民黨政府的統治,台灣的民風已經染着「厚黑學」的心理特色,更嚴重的是,政治體制的體質,從地方到中央,已經是利益團體的結合體。傷害台灣人的性格最大的是,馬前總統用一句:「那是選舉語言!」來解釋他避舉政見的跳票!這句「無亷無恥」的話,澈底違反台灣人,做人照道理的大原則。

面對這款的現象,蔡總統勇敢的提出各種的改革計劃,在推行改革的步調中,也促成參與的台灣人,漸漸形成新的文化,一種正直講道理,一種瞭解對方的道理,一種尊敬對方的禮素,一種有民主素養的文化。蔡總統本人的做人也展現新文化的特點,1. 她的執政完全是用人民做主的心態,譬如走入原住民抗議人群,真心聼心聲,懇切回答問題, 2. 她發言講道理,遇著尖銳的記者的發問,也直接冷靜回答,沒捌彎模角,3. 她安穩自在,一步一歩的推動,解決問題的政策,錯就改,對就勇往直前,沒「講一套做一套」。

回到「政論節目的吵鬧」的論題,這種節目對台灣人的心理,有非常大的影響力,筆者希望參與者,特別是民進黨的代表人物,拿出台灣精神,誠「實」誠懇、安穩自「在」、「活」潑靈「活」來討論 、辯論,若「氣」長氣足、能量夠,發言恢復失去的禮素,講話有道理,有新台灣人的民主素質,就會幫助台灣人發展出新的心理結構,幫助台灣建立新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