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2

李清澤攝

 

最近蔡總統的民調已近所謂的死亡交叉,弄得人心惶惶,也讓國民黨的李明賢認為她治理能力有問題,大聲的諷刺説:「蔡英文為什麼一下子開闢這麼多的戰場,造成社會不安,提出方案解決問題嘛!」 。但蔡總統為何明知民調會下滑,還是按步就班的推行即定的改革計劃呢?

其實蔡總統還有許多讓人不解之處,譬如說1. 執政後明明可以用民進黨的人材,為什麼偏偏用「又藍又老又懶」的人呢?2. 為什麼完全執政後,不以孫子兵法,乘勝追擊,提出改革政策,投票執行呢?3. 為何必須以近似求饒的方式,向原住民道歉?…..

筆者認為這些令人不解之處,正是她超越前面幾位總統的地方!台灣何其有幸,能選出這樣的總統!

她的施政措施正在讓台灣人脱胎換骨,去舊換新。新的台灣人的心理結構、新的台灣文化,真正以現在進行式的方式在形成!

首先,她的的執政方式正在 改變「移植的民主政治」,使之成為真正的民主政治運作模式,民主政治不是投票部隊,算人頭的政治,而是能反映民意的政治,因此任何有關人民權利義務的議題,都必須有公聼會、充分透明的辯論,因此類似年金改革這種重大複雜議題,當然必須公開討論公開辯論,走上街頭又何妨,但重要的是要如台語所說的「做人照道理,講話有理氣」,而不是只講自己的利益;。

其次,更重要是在形塑一個新的人觀,我們還在無形的受傳統人觀的影響而不自知,有一次我參加世界台灣商會回台參防,到立法院參觀的時候,秦慧珠女士指著會議廳的前面說:「上面是文武百官的座位」,所以人民公僕是文武百官,而當家做主的人民是「不可使知之」 的「老百姓」。人人皆知,現代的人觀是人人平等,職業無貴賤,任何人的聲音都必須被聼見(every body has the right to be heard), 因此在冗長的年金討論辯論過程中,這種現代人的價值觀,已經遂漸在形成共識,這場空前年金的改革的透明公開模式將成為將來的典範。

最後, 蔡總統的「全方位戰場」還達到一個消除民怨的作用,人的怨與恨,最難消除,人盡皆知,心理學的實驗也証明,情緒反應很難消除,因此除了主動來自内心的饒恕之外,感性的情緒必須找到出口,才能靜「氣」平「心」的,以理性的態度來處理問題。台灣的民怨在權威時期,已經累積到要爆炸的臨界點,以嚴刑峻法都不一定能壓制下來,何況過去八年的不公不義的敗政,更是怨上加怨,恨上加恨。蔡總統的全方位改革,讓長久累積起來的民怨找到出口,宣洩出來。華航的罷工已獲得解決,國道收費員的抗爭已算圓滿落幕,不當黨產已立法處理,年金改革已熱鬧登場,司法改革遇挫還未真正啔動!

在她的領導下,民怨已部分找到出口,其餘部分在她冷靜的態度下也該依序宣洩。期待她對台灣問題深思熟慮的改革方案,在她是來「解決問題」的領導下,能一一獲得實現。更期待的是,新的台灣人能「實實」、「在在」的學習,以「理性」取代「感性」的處事原則。

民調當然值得參考,但為了台灣的長期利益,而非近期的套利,民調的起起伏伏只能當做參考,但不能做為執政依據,還是要真如她說的「錯的要改,對的就要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