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2李清澤攝

tsai1

蔡總統於近日答復記者關於百日執政之詢問。                                                  筆者攝

 

緒言:

曹長青於今年美東夏今會,做了一場精彩的演講—「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之路」,他認為國家正常化與文化内涵息息相關,因此建議關心台灣前途的鄕親,要積極的推動「新的台灣文化」的建立,他認為結合日本治理台灣時的「鄕紳文化」與「美國文化」,是建立新文化的一條途徑。郷紳文化指的是日本時代郷紳的勤奮、守法、知禮,而美國文化是人權、民主、自由、法治。

演講後幾個人與他討論新文化的内容,筆者指出郷紳具有郷民與紳士對立的涵意,有違當代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他反問我的想法為何?我説也許從台灣由一個落後國家、到開發中國家、再到已開發國家的脈絡裏,可以找到一些答案。我認為台灣的傲人成就,就是「實、在、活、氣」的「台灣精神」的展現,而新台灣文化的建立也許可以從這𥚃出發,加上整合台灣語言𥚃「氣的文化」内涵*,再融入歐美民主政治的普世價值,用心的把新的文化建構起來!

以下就以筆者於去年年底選舉前寫的一篇短文,具「台灣精神」的新典範政治人物: 蔡英文、陳健仁、徐欣瑩,與大家分享台灣精神的内涵。

本文:

這兩天重複看了幾次蔡英文、陳健仁、徐欣瑩的專訪,非常高興臺灣政治領導人物新典範的出現,新竹鄕親柯文哲的出現令人驚喜、拍案叫絶,但那畢竟是單一個體的現象,而這次蔡陳邱三人的同時出現,若與早一輩的政治人物做比較,對比實在太強烈,落差實在太大,令我對台灣的前途充滿樂觀的期待。他們的出現不僅是新典範的來臨,也從他們的身上看到筆者於2000年初提出的臺灣精神—「實、在、活、氣」。

那麼什麼是「實、在、活、氣」(台語)的臺灣精神?

筆者經由張光直中研院前副院長的鼓勵,於1999年與李亦園、李𠻸涔共同於中研院主持「氣、文化、傳統醫學」的大型研究計劃,為了落實文化部份,筆者與余伯泉、林美容、黃啓埴討論並進行民間田野訪問,然後提出具有「實、在、活、氣」特質的「臺灣精神」的概念。因為我們觀察到基層的台灣人,一般而言, 做人1. 「實」: 即老實、誠實, 做事一步一步,老老實實; 2. 「在」: 做事「真在」、「真穩」, 臨危不亂,凡事有老天安排,就盡人事聼天命; 3. 「活」:做事找活路,這條路走不通,再靈活的找另一條路走;4. 「氣」:做事講究「氣長」、能量足,才能走到目的地。台灣的經濟從落後國家,走到發展中國家,再走到已開發的國家,就靠著這種台灣精神見證了經濟奇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也擠身世界經濟排名之前段班。

縱觀蔡、陳、邱的專訪, 我深深體會到「臺灣精神」的展現,面對提問他們三人全是「老老實實」、「實實在在」的回答,毫𣎴廻避,整個場景讓人覺得是與有血有肉關心臺灣前途的人談論問題。他們在被問到尖鋭或敏感的問題, 真「在」、真「穩」、「自在安穩」的回答問題,沒有「脚無踏實地」的感覺,如蔡英文回答胡忠信的兩岸問題及黨産問題,她並沒有閃避,失去重心,而是理性的回答; 答周玉蒄的問題時,更能幽默靈「活」的將她一軍。陳健仁也安穩自在,笑容滿面的答覆論文抄襲的問題,笑稱「沒想到負面文宣來得這麽快」,而且自自然然的以他信仰的語言説:要做光做鹽,愛人如己。徐欣瑩對參於妙天禪師的禪修的態度也是安穩自在的細述經過,沒有神話禪修的功效。陳健仁與邱欣瑩的「實、在」把政治與宗教的衝突化於無形之中,是多麼難能可貴!

在這些具有台灣精神新典範人物出現之前,我對臺灣前途並不樂觀,在馬英九當選時我曾説: 與猶太人出埃及後的四十年鍛鍊相比,臺灣需要經過三代的起起落落才能進入真正以民為主的民主社會,沒想到執政者的失敗却提早淬鍊出這些具臺灣精神的政治人物,上帝對臺灣的眷顧在此展現無遺!

**請參閲taiwanus.net内,拙作「「氣的文化觀」:台灣話的文化内涵」乙文。

後記:

雖然很多人對蔡英文總統政府的表現有很多的批評,但是基於筆者對她人格特性的了解,筆者對她的領導能力,還是非常有信心。以下幾件事她就是以台灣精神來處理,而且處理得非常服人,1. 她面對徐旭東時,真「在」很穩的,以交涉長才及柔鋼特質化解收費員之抗爭; 2. 她很老實很誠實的面對問題,在最近一場記者𥚃說:「錯的就改,對的就勇往直前」,這麼誠實的面對問題,怎能說是「髪夾彎」呢?3. 她真「活」不死板的處理原住民的抗爭,親自與抗爭領䄂與民眾溫馨對話,流露真心關懷,真心道歉,;4. 她的氣長,總能「氣」和心平面對前政府累積下來的弊端,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不斷的抗議,她說:「有人說會吵的人有糖吃,其實不是這樣,吵沒關係,但是要吵得有道理!」, 能這樣老實、自在、心平氣和的説出,這種有「理氣」(台語)的話的台灣人領導人物實在是廖廖無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