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華德-IMG_0354

人於一生之中能有神交之友實屬難能可貴,能於晚年與華德兄神交實是有幸!

華德兄英年早逝實在可惜,否則以他的才華在攝影藝術世界裏,應會創作出更多令人難忘的作品,以他敏鋭的觀察力與耐心捕捉永恒的刹那,必定能拍攝出他個人風格獨特的藝術作品。

在最近幾個月,我們夫婦倆人與黃兄夫婦有較頻繁的往來,並分享人生經歷,因此對黃兄有較深入的了解,在此與大家分享我對黃兄的思念與尊敬。

黃兄令我懷念的有下列幾點:

一、心思細密、聰明至極。據黃兄自述,他在青少年時期對儀器、機器有極高的興趣,他在十幾歳就能將廢舊的黑白電視拆下零件,再重新組合成可供收視觀賞的電視機。由于零件組合極其不易,稍不小心就容易産生短路而導致前功盡棄,因此養成他事事小心翼翼,凡事三思而行的性格。這種性格從正面而言,是完美主義的表現,做事則面面俱到,不易失敗; 反面而言則容易事事擔心,不易於放開手大刀闊斧去做。在當年的中國社會裏,面對政治、經濟的不穩定,很多人具有這種人格特性,而能在來美後成功的經商、齊家的其實不多,黃兄爲其中佼者。

二、 具專業的執著與耐心。黃兄加入攝影學會不久,就讓我驚訝他的執著。記得有一次,他讓我看他到博物館裏拍攝收集的相關資料,有數千張之多,實在驚人,可見他用心之深,是以職業攝影師自許的方式,在追求藝術創作的浩海之途。他拍攝作品並非隨機而行,而是經過精心思考後,再耐心地等待對的時間做對的事。如果你看到他的「捕魚之鳥」的作品,就會發現拍攝時間拿捏之準,使鳥的臉、身 等全是清楚聚焦,而鳥翼之尾端卻是飛翔之態,一般而言,這種作品是以連拍方式而成,而他卻是精準的計算曝光時間單拍而成,實是難能可貴!

黃兄於今年三月例會介紹他創作攝影作品的心路歷程時,手拿著事先準備好的筆記本,每張相片都詳詳細細的說明拍攝的理念,與拍攝的時間、地點、光圈、曝光時間等等,專業與執著精神令人欽佩。

黃華德

三、深具愛心卻不易流露。在他生病之際,怕他的病情會讓他的夫人及女兒擔心,因此他就與夫人説他要多愛夫人一些,盡量每天都與夫人過快樂的日子,過一天快樂的的日子就多一天的快樂回憶,讓夫人在擔憂的日子裏多留下一些正面的生活點滴。在他接受化療時,他堅持不願讓女兒知曉他的病情,以免她們擔心,甚至不願她們到醫院探視。不知者以爲他無情,實際上他強忍痛楚,在避免女兒爲他的病情擔心而影響心情的平靜。

四、不恥下問的精神。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有一次會員年度展時,他帶我到他的作品前,並要我講評,要我愈嚴厲愈好,我提出幾點看法,他都側耳傾聽,然後要我到另一幅作品前做同樣的講評。這麽認真的學習態度,實在罕見。

五. 對人生意義的認真思考。人為何而生?為何而活?何去何從?一般而言,人總是忙著過活,柴米油鹽、兒女親情、婚喪喜慶,能快樂享福過曰子就心滿意足。黃兄卻進入内心世界的旅程,對人生意義情所鍾。人並非斷了一口氣就一了百了,靈何去?魂何往?自古就是引人入勝的課題,若死後另有情境、另有旅途,何不早日省思,㝷求永續之方!所幸黃兄已是基督徒,生命本由神造,活於樂園,今離塵世返回天家伊甸園,親朋好友自然不捨,黃兄心胸坦然面對死亡,體雖留於世,靈卻與上帝合一!

六. 相見恨晚的情節。不止一次他跟我及太太説恨不得早點認識,相見恨晚之情溢於言表,我們暢談人生經歷、信仰旅途、人生意義、藝術見解,幾乎是無所不談,神交之情不然而溢,此種友情人生難得幾回有,於七十五之齡,得以結交華德兄夫婦是上帝的祝福。

有時回想起來,實在覺得少了一位拍照的良友與「畏友」,真是可惜。

黃華德相片-IMG_2064

謹以詩一首,紀念得來不易之友情。

華榮一生,轉眼已逝!

德行留世,永存人心。

*為了記念黃華德兄對攝影藝術的愛好,與紐約臺灣攝影學會給他的友情,黃夫人李江以黃兄之名捐給本會$1,000.00元,做為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