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

查某人

下面是一個真感動人的故事!               請用臺語讀:

在理髪廳你往往會聼着人客與理髪女的「開港」,以下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吳教授你的子女真出脱,兩個攏是醫生」。

「沒啦,攏是上帝的照顧,妳的小漢子大學畢業未?」

「啊末,此陣之嬰仔有時讀此項,有時 讀彼項,游來游去,應該今年畢業,閣轉去讀電機及機器,呣知何時才會畢業。」

「此陣的嬰仔好命,有父母通靠,愛讀什麼就讀什麼,沒責沒任,家己歡喜就好。沒親像我,父母一下生十個,大兄大姊拾幾歲就結婚,顧家己的生活就不赴。初中沒畢業就去三重埔學手藝,老父母講查某嬰仔免讀冊,學手藝卡要緊,鬥成小弟小妺。那時跟人剪頭毛、掃土腳、洗手巾,一個月賺五十塊,大人工才十塊,不壞。」

「阿妳父母咧?」

「住虎尾庄腳,老父沒田沒園,沒讀冊,賺沒吃。老母生多,三不五時就崩血,軟糊塗做沒穡(sit)(註一),咱就認命,學手藝學到拾五歲,著轉去虎尾食頭路,吃到十八歲。幾個歐吉桑、歐巴桑看我認真就卡我鬥標會仔,開店。)

「啊!那有桸(hia) 好心的人!」

「是啊,彼(hit)當時跟人買店愛一萬塊,一人五百,著廿十人,加裝璜二千塊,著愛廿四人,若沒那些疚我的歐吉桑歐巴桑,根本沒可能。全家的生活攏我在擔,開店了後全家搬來虎尾城𥚃住,一家十個閒人給我飼。」

「啊妳老父咧。」

「想著就氣,他說阿祖吃到二八歲,阿公吃到三十二歲,他嘛吃不多,就各工去釣魚,一點鐘百五塊,一工千外塊,閣買mi lu (啤酒)去飲,各工閣佮就寡查某人糊(go)做陣,沒路用!」

「那會按呢,一個月用萬外塊,真大圓!」

「不給他就給我亂,講插頭壞去要修理,此個壞那個壞,到底是我卡知,啊是他卡知?沒法度就在(zai,隨在)他去,生意著做,緊還人錢。」

「閣卡氣死人的是阮兄也吃酒, 錢翸(pun)了了,出外愛做大哥,廟𥚃一捐就拾幾萬,也不知厝有錢阿無錢。我跟阿嫂講,你愛儉(kiam)私奇(kia,私房錢),嬰仔若破病、交學費,你著有錢,不通「田螺痛尾溜」,阮阿嫂卡明理,聼有!」

又阮老父愛風神,耕者有其田分七分外地,一久啊就翸了了。種紅甘蔗,收成的時著去鄉公所「放送」,要愛的人隨在去剉(cur,砍),無外久密密的甘蔗園著剉甲 零零零(lan,疏疏的), 查某人嘛不敢去放尿。」(註二)

「啊,你那會出國? 」

「做甲死心,受氣就出國。」,「阮老母講呣愛轉去庄腳住,我就想辦法買厝,登記給小弟,阮大兄有私心,對老母特別有孝,無外久厝就換做阮大兄的名,老母過身不外久,孫阿就講要將厝從阮小第遐(hia)收轉來自己做生理。我講未使(sai),好佳哉 阮兄嫂較明理,所以阮小弟還在做生理—魯肉食。店在虎尾大學對面,生理會使(sai) 。」

「那當時,厝無真貴買的,一百萬,此時是千外萬,兄弟不和,老父閣爻(ghau)開錢,氣卡要死,就偷偷辦觀光䕶照,老父知影,就駡我講:「不使出國」,我給他應講:「上樑不正下樑歪」,他氣卡要死。)

「想想兮(e),嘛真過份,查某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實在是氣死才會按呢甲老父講,講了,大小卡皮箱捾咧(gua le)就行路出門去火車站,阮老父後來就騎o do mai (機車), 嘭嘭嘭隨在我身邊,二個人沿路沒講話,一直行一直行,走到半路阮老父就沒意沒意越轉去。」

「那時妳幾歲?」

「三十三,觀光沒身份,就靠手藝打拼到此陣,老父死,有家庭囉,嘛沒轉去!唉,查某人「三從四德,出嫁從夫,勤(kin)家養子!敢有法度!」

「不過你此陣嘛真好勢,查某子碩士畢業吃好頭路,打捕之讀電腦、機械,將來好找頭路。」

「做人盡本份,剩之(cun e) 靠 神明保庇啦!」

 

 

註一:根據余伯泉教授權所發展出來的臺語通用拼音法。

註二:古早庄腳沒便所,查某人驚壞勢,就去甘蔗園方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