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

在快樂中學習漢音河洛話:兼論發揚漢唐文化之方

台灣話之一的河洛話是我的母語,是漢時古語,所以要恢復發揚漢唐盛世文化捷徑之一,是保存佮(及)研究河洛話之文化內涵,而非反其道而行。

舉世公認曰本為唐宋文化之保存者及發揚者,近代更有韓國是漢文化傳承者之說,要恢復及發揚漢唐文化,難道要向這兩國拜師取經嗎?

事實上漢文化在台灣中南部保存得非常完整,根據林美容教授的研究,台灣漢人村庄有族譜,家廟,公地,公厝,公廟,公廰,神明田,村廟,祭祀圈,武館,曲館,祭祀公業, 宗祠等豊富文化資料與組織。所以要恢復漢唐文化,必須面對台灣為漢文化之傳承者的事實,如果讓承載台灣文化或漢文化的台灣話,繼續在台灣消失殆盡,豈不與恢復漢唐文化背道而馳?

台灣人學台灣話除了可以幫助恢復漢文化之外,當然也是(1)為了母語的傳承,語言失傳則文化斷層,譬如台語有「抑着」(鬱着) 或「抑卒」(鬱卒)((憂鬱症,「鬱卒到欲死」就有可能自殺))等病症之名詞,並有治療方法,國語、北京話沒此種字眼,自然就沒有這些病症的治療方法。(2) 可助瞭解國語或北京話的局限性,以及用它來詠讀古詩、詞,漢唐詩可能犯的誤解,例如聲調、平仄、押韻等問題 。

河洛話,仍保留古七個聲調以及各種韻母,又有 變調的事實,如果按照古時用兩個字來切一個字的音,如「東」的音是用「德紅切」來發音,學習講台灣話就真困難,因此我倡議「在快樂中學台灣話」,更提出「會曉講ABC就會曉講台灣話」的主張。英語已是普世使用的語言,在台灣已經鼓勵學習英語,並已於小學設立英文課程,以便適應世界村的生活形態,所以用接近英語發音的拼音教學方法來教台灣話,相信可以事半功倍。

台灣現有的台灣話拼音教學法中,以易教易學的通用教學法之拼音及發音最接近英語。台語共有七聲,其中有兩入聲 (尾韻為h,k,p,t) 可以自然發音法代之 (類似英語之發音法),不特別強調 。其餘五聲有高、中、低音,類似mi、le、do,故可以音樂之聲調法來教,並以手勢法取代強記法,高音手在上,低音手在下,中音則手在兩者之間,上昇手上揚,下降手下落。

茲以例句加以說明:

漢字: 美 麗 大 教 堂

拼音: Bhi le dua gua dng

聲調: 高平 低平 低降 高降 低緩上昇

英語: Beau – ti – ful – chur ch?*

聲調: 高平 低平 低降 高降 低緩上昇*
(*英語問句結尾皆用類似聲調,如 Where are you going?)

入聲 (尾韻為h, k, p, t) 的練習: (1) 舌=zih, 接=zih,(2) 六= lak;落=lak,(3) 十=zap,(4) 日=rit 。

台灣話變調有一定的規則,其實學起來並不難。規則為高平音變成中平音,中平音變成低降音,低降音變成高降音,高降音變成高平音。在台灣南部低緩上昇音變中平音,而在北部則變成低降音。

河洛話是漢時古語,因此讀唱古詩時韻調非常古典優美悅耳, 如果用讀唱的方式來學河洛話就可以朗朗上口,並不難學。反觀北京話改用四聲又比較不講究韻母,因此唸起古詩、唐詩就難以讀唱方式為之,韻味不足,現代人以國語、
北京話唸古詩、唐詩,論古詩、唐詩的平仄韻調,往往會做出錯誤的批注而不自知,非常可惜。謹以下面一首詩說明古台語之美:「學河洛,若唱歌,在古詩 ,重聲調,在唐詩,愛押韻,講平仄,格律厳,聲調美,押韻雅,就順耳,閣好學」。

近代之台灣歌有很多也是聲調美麗、押韻典雅的,如「望春風」,真押韻,唱起來,感動人。詞曰:「獨夜無伴守燈下,春風對面吹,十七八歲未出嫁,遇著少年家,果然標緻面肉白,誰人的子弟,想要問他驚歹勢,心內彈琵琶 」。

河洛話是漢時話,因此台灣河洛人自然是漢文化的傳承及保存者,當前之務自然是從台灣社會深入探討創新發揚漢文化之方。其法有(1) 促成台灣村庄文化之轉型,建立新的社區文化來適應現代社會的需求;(2) 善用憨子弟精神,武館、曲館、信仰祭祀圈之功能; (3) 恢復漢學館、漢醫館,設立民間文化傳承制度; (4) 築基於這些文化寶藏,建立適合現代的文化大綱,包含氣的文化觀、醫學、宗教(上帝觀)、文學等等; (5)鼓勵漢文化之創新發明如氣的文化內涵包括「氣的醫學」(Energy Medicine), 「氣在療法」(Ki Therapy),「 氣道書法」(Ki Calligraphy),「氣的管理」(Ki Management),「六藝 新解: 氣的闡釋」以及民間傳統醫學的重建與發明,譬如武館的矯骨、接骨,鐵打損傷方劑,青草藥方,推拿按摩等等豊富醫療寶藏的研究佮創新。

行文至此以下面一首詩來做結論:

河洛話 不可廢 語言廢 文化喪。
復盛世 先復語 言語興 文化旺。
新台灣 新文化 台灣人 世界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