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

愛教台灣話:一個基督徒的心聲

筆者生長於三代皆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長老的家庭,自小母親即以羅馬白話字聖經與聖詩帶領家庭禮拜,在主日學也學習白話字。但是在不準講方言的政策下,白話字受排斥、受禁,白話字的七音很快就被所謂的國語的四音所取代。初中學了英語,與白話字的ABC發音有些不相容,干擾英語的學習,再加上講台語是低俗,講台語是講方言的偏見政策,羅馬白話字就成為深藏於記憶裡破碎的隻字片語。

六十年代留美,思鄉與關心故鄉事油然而生。鄉親聚集自是講故鄉話、說故鄉事,相信很多台美人有「在美國台灣話比在台灣講卡輪轉」的經驗。身在美國職場講美國話,在家裡講台灣話以慰鄉愁,兩個小孩無形中也學會了母語。反觀身邊,有相當多的同鄉為了融入美國社會,注重英語的學習而忽略了母語的傳承,兒孫自然以英語為第一語言,有點遺憾。

台灣自四十年代語言封閉政策以來,歷經七十年代的抗爭,八十年代的默許,九十年代的自由,兩千年的方言教學政策的制定,都是我關心的主題,並于九十年代末期積極參與台語拼音的討論行列。語言為文化之根,語言失傳則其文化內涵也將隨之煙消雲散,因此台灣文化要不被解構消滅,必須從語言的恢復着手。台灣話因為長期被排斥、被壓制,就產生台灣人不會說台灣話,也不會用台灣話讀書的奇怪現象。只能用國語來溝通,來唸書,但國語只有四聲,比台語少了三聲,因此有些台語的字眼及其內涵也隨著消失,譬如台語「抑着」一詞,國語就没有,因此此病在國語的文化裡就診斷不出來,也就無法醫治。

綜合以上所言,要重構台灣文化須從台語教學開始,先從大家熟習的ABC拼音開始學習講台灣話,再導入漢字的讀寫。在國內早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努力,以羅馬白話字ABC拼音方式,教台灣人讀沒有漢字的白話字聖經,朗誦其中美麗的詩篇。近年為了只識漢字不會白話字的人著力編輯聖經,並於1996年出版「台語漢字本」聖經。民進黨執政後,推動台灣文化的重構,使「台灣研究」成為顯學,促使專家學者研究台灣話拼音的方案,幾經研討、辯論、統合,台灣話的拼音系統化繁為簡,對台灣話的教學貢獻良多。

反觀國外,由於旅居海外的台灣人,一直關心故土的前途,連帶的也意識到,台語教學對台灣文化的傳承與重建的重要性,因此不論在美國或加拿大,台灣人的社團必關心台灣話的教學與傳承,但由於起步晚,又苦於缺乏適合海外台美人易教易學的課本與教材,使台語教學比華語教學更難以推動。海外第二代子弟能講台灣話的也就廖廖無幾。

但我卻觀察到一個可喜的現象,台美裔的年輕人,雖然生長在美國卻也有原鄉的情懷。茲舉兩個例子做說明;其一發生在紐約台灣基督教會,該教會為了因應只會講英語的子弟的需要,成立了英語宣教部,並聘牧以英語帶領禮拜、查經及其他活動。幾年後,教會長執會決定讓該宣教部獨立自主,成為自主部門,自設長執會,自主自律。但這個決議卻遭年青人否決,理由是他們不願與台語部門切斷關係,愈走愈遠。他們珍惜與祖父母、父母輩聯合禮拜、聯合活動,能心連心一齊互動。這是何等溫心的情懷!每次聯合禮拜,除英文歌外,他們一定唱一兩首他們看不懂的白話字聖詩裡的歌曲。此心何等可貴!

另外一個例子是約一年前的事。曼哈頓有一群 成長於美國的年青人要學台灣話,成立「台灣話會話小組」(Taiwanese Conversation Group),不定期聚會,到台灣餐館吃台灣菜,學台灣話,在歡笑中分享台灣情。曾問:「為何要學台灣話?」,答曰:「遇到講台灣話的人,感覺很親!有一種真難講清楚的特別感情。」

最近常常思考以往在美加推廣教台灣話不太順利的原因,更上網搜尋很多資料做參考,得出以下結論,以供參考。

  1. 一般家庭缺少講台語的習慣,除了上台語教會之外,周圍也缺少台灣文化與語言的學習環境。
  2. 在美加缺乏適合海外子弟使用的台語教學書藉與教學方案。
  3. 從心理言語學的角度來探討,應該善用學習者記憶庫中的材料,使之成為教材之主幹,如此教學才能事半功倍。因此設計教材最好(1)用ABC字母拼音,(2)唸出來的聲音與英語發音愈接近愈好,(3)聲調與英語愈接近愈佳,(4)台灣話特有的發音、音母或韻母用創意的拼音方式來展現。
  4.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羅馬白話字的教學歷史攸久,只要考慮以上因素稍做修正,善用已經累積良久的資料庫,再考慮海外台美人的生活環境,以及他們內心對母語的思念及傳承的心意,就能編輯出他們需要的教材。

願以此文與關懷母語流失、熱愛吾土吾民的同胞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