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柯媽媽的一封公開信:您的兒子不是個「騙子」!

柯媽媽您好:

我是以寫給我自己的「老母」的心情寫這封信給您。

我是您兒子的學長,您的晚輩,我在美國大學教心理學教了四十年,也當了心理系系主任好幾年,我也是博士班的指導教授,我的博士生還拿過全美心理學博士論文首奬,我想告訴您,您的兒子柯醫師不是個「騙子」!

您的兒子上次競選市長時我支持他,他來美國時我還買了書賛助他。最近我重新讀他的書,突然明白了幾件事。

一是您的兒子不是個「騙子」,他是自大。書明白寫著,他自稱智商髙,常驕傲的説他是第一名、學問好。但是台灣俗語説:好話要讓別人講,做人要謙卑,不可自髙。何況智商只是一種心理測量工具,智商髙並不表示這個人凡事都「會曉」,所以沒什麼值得驕傲的。譬如說您的兒子智商髙,但是他的學問會比理論物理學家髙嗎?所以您説:您的兒子的學問比姚文智的「卡髙」是不對的,您的兒子的醫學學問比姚文智卡髙,但是他的政治學的學問却比姚文智卡低,因為事業有專攻,學問有專科!

二是自髙的人往往看人不起,所以常常疏忽別人的優點、別人「摮」的所在。譬如說您兒子公開說吳音寧懂什麼?其實他應該反問他自己在賣菜方面及賣菜場的設置他懂什麼?吳音寧每天早上比您兒子更早上班,在拍賣場管理蔬菜的拍賣,她當然懂得菜該如何運進來,如何運出去,空間要多少,菜要有冷凍設備才不會壞,賣不出去的菜,倒掉可惜,可以以賤價買來送給弱勢族群,怎麼可以説她懂什麼呢?

您是個女性的長輩,我想您心理一定會為您的兒子的失禮,向同是女性的吳音寜道歉吧!

三是您的兒子智商很髙,但又自傲,因此常常要衝破禁忌,別人走不通的路,他常去衝撞體制,要把路打通,這在他的書中是他最引以為傲的,也因此他在研究上也常做人家不敢做的事。譬如說葉克膜在器官移植上,他是權威的原因,是他大膽在器官移植學術規範還沒出來之前就衝破「良心」的禁忌做起實驗來。對,他沒有犯法律的規定,但他犯了人性「良心的規範」。

也許醫生做久了,看多了也看破了人的生老病死,而對人的生命喪失了尊重;也許是自大而認為自己可以超越良心的禁忌,但願是前者而非後者。若給人説他這個人沒良心,這對台灣人來説是極大的侮辱,我相信他不是沒有良心的人!做人良心第一,法律是規範人民行為的最後一道防線,不能事事都説我又沒犯法!

事實上他的研究是超前的,他可以教別的醫生葉克膜來拯救生命,但是他怎麼可以去中國這個不講人杈、不尊敬生命、不講良心的國家去教呢?而且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十幾次。最糟糕的是1. 他在論文中居然說葉克膜是物超所值,2. 在中國的軍方雜誌發表有關葉克膜的論文,3. 還去中國的心肺移植的葉克膜應用會議去開會,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啊!我在美國有比您兒子智商更髙更優秀的醫生朋友,他們碰到良心禁忌的醫學問題都不敢跨過這條神聖的界線!

有一件事也許您不太明白。有關葛特曼的事不是您兒子告不告人的問題,而是牽涉到國際的人權問題及醫師規範的問題,而您兒子面對這麼嚴肅的問題是不可輕率的回應。這不是他有沒有犯法、有沒有騙人說謊的問題,這是牽涉到醫生良心、醫生行為規範的問題,這是牽涉到普世的人權價值的問題。

不幸的是台灣的人杈覌念仍然不知不覺的停留在封建極權的階段,在我們的生活環境中,人對人並不太互相尊重,因此罵人仍有「豬狗畜生」、「這款人死死之,好啦」的用語,這些用語不除如何談人權呢?

但是現今的台灣已經是世界村的一員,必須接受普世人權的規範,所以咱著趕快理清舊思維的人權觀念及普世人權覌念的異同,時時自我警惕。柯醫師人極聰明,他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如果他不明白,他得閉門深思!

您曾經想勸他不要再選市長,這是很有智慧的想法,我賛成您勸他不要再選,讓他去理清人權的覌念,以後他的人生才容易走下去!

請您有雅量看完這封信,這是一封思考過很久才下筆的信,如有冒犯之處敬請原諒。

祝您健康快樂!

 

同鄉晚輩李清澤敬筆

廣告

基督徒的自我管理學*

讓我們來看聖經裡面幾個經節,然後再來談”自我管理”。

在創世紀一章二十六節記載説,上帝創造萬物以後就創造人類,要他來管理宇宙萬物,但是人類有沒有把這個世界管理得好?

看看這個世界的現狀,就知道人類現在沒有把這個世界管理好!

再看二章16節,上帝叫人不可以吃善惡果,結果人吃了沒有? 吃了!

顕然人沒有把上帝的話當作一回事!

這兩節聖經表明,人不但不會管理世界,也不會管理自己,因此就被趕出樂園,開啓人類受苦受難的歷史.

由此可知管理學是一門很重要的學問,要管理這個世界,人就必須先學會管理自己,不能把自己管理好,怎麼可能把這個世界管理好呢?

比如人類的祖先亞當及夏娃,本來可以在樂園過著無憂無慮快樂無比的生活,但是他們沒有把自己管理好,偸吃了善悪果,以致被趕出樂園,從此人類必須勞碌一生才能度日過活。

而他們的兒子該隱,顕然沒從他們的身上學到教訓,也沒有把自己管理得好,因為生氣殺了他的弟弟亞伯,也就被上帝懲罰成為流浪者。

這兩則故事告訴我們,把自己管理得好是件多麼重要的事,那麼我們應該在那方面管理自己呢?

  1. 首先要管理自己的氣:

創世記二章七節記載説,上帝用塵土造人,然後把生命的氣、(能量)吹進他的鼻孔,人就有生命。因此我們首先要管理我們的氣、我們的能量,因為人沒有氣就沒有生命,氣太少或失去平衡就會影響健康。

讓我用一個例子來説明氣的管理的重要性。

今年五月中有個年輕人來找我幫忙,因為他得了一種心跳過緩的病(Bradycardia),這種病一發作的時候,心跳會急速下降,有時候會降到每分鐘只跳30幾次,他已經好幾次因此昏倒,被送到急診室,已經看了好幾個專科醫生,檢查後都說他的心臟沒毛病,可是他的職業跟生活都受到非常大的影響.

我跟他詳談後就告訴他説,作為一個吉他演奏家,因為經常密集的練習和緊湊的演奏節目,他没能好好的管理自己的氣,所以當氣流失到一定的程度,身體實在沒辦法維持平衡的運作,症狀就發生在他身體最虛弱的地方,而他身體最弱的地方剛好就是心臟. 當他暈倒的時候,身體就被迫休息,能量沒有繼續流失,反而因為有足夠的休息與營養,身體能量恢復正常,就可以過正常的生活。

逐跟他解釋一些氣的管理的基本概念,並且要求他過正常的生活,不可晝夜顛倒,要有充足的睡眠, 並且多練習氣的運動與氣的靜坐,最好是每天練幾次。他很認真聽也很認真學,當我八月中再見到他的時候, 他的健康狀況已經好了很多. 心跳很正常,寫了一篇長文放在他的部落格,與人分享他的靜坐療病經騐 (Moving Meditation, A Ritual for Health and Success, https://my.wealthyaffiliate.com/jetrbby80316/blog/start/20)。

  1. 管理自大的心態:

人是蒼海一粟,卑微無比,但人往往認為自己很偉大,大到可以征服世界,可以跟神明一比髙下。蛇就是利用這種心理,引誘夏娃去吃善惡果,它跟她説如果你吃這個果子,就會像神明一樣可以明辨是非,夏娃看那果子好看、好吃又能得智慧,就吃了,也叫她丈夫一起吃,這是人類墜落的開端。

有自大狅的人比比皆是,上至中國的皇帝自稱是上天的兒子—天子,過著視人民如芻狗的獨裁生活;下至平民, 有些人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譬如柯文哲,總是覺得自己智商超髙,聰明無比,可以左右逢源,一下子説要解決五大弊案,一下子説他是蔡英文總統的師兄,其實事業有專攻,醫界的管理學與國家的管理學是不可相提並論,沒有現代政治的管理學的專業訓練,要成功的治理一個國家並非易事.

人是被上帝創造的而且被授權來管理這個世界,人怎麼能跟上帝一樣的偉大?有了這種自大的心態,人就開始征服這個世界,毀滅這個美麗世界,由於人類的無知破壞了大自然的平衡運行,導致在世界各個角落,不是高溫就是淹水,地球南北極的氷大量的融化,破壞奇美的景色,以及生態的平衡,如果人類再不節制自己,這個地球將會被破壞無遺,人類終極會毀滅在自己的自大狂!

基督徒往往也會不知不覺的犯了自大狂,以為自己掌握了真理而瞧不起其他宗教,稱呼其他人為世俗的人,稱呼自己為属靈的人,但我們要記得上帝的真理也存在其他的文化𥚃,我們沒有仔細分辨就批評信仰其他宗教的人是不對的行為。

  1. 情緒負面的管理:

情緒的管理非常重要,稍微不慎就會傷害別人,甚至殺人。聖經第一件因情緖沒控制好而傷害別人的就是亞當夏娃的兒子該隠,因為生氣而殺死弟弟,台灣人也以”氣死人”來表達控制生氣的重要性,生氣會致人於死地。

有很多人因為情緒管理得不好,因此一生過著非常不快樂的生活,不僅傷害到自己也會連帶的傷害到整個家庭的生活。有一位太太因為懷疑先生有外遇,經常與先生吵架,在孩子面前也不避諱的吵,一直到小孩成年夫妻關係也沒有改善。有人勸他們去找家庭咨詢師,她也不去。有人勸她離婚,她説才不會讓他得逞。有人勸她找牧師做牧者咨詢,她説家醜不可外揚。結局是兒女不敢結婚,自己也憂鬱而終,這樣的生活不是很像人間地嶽嗎?

  1. 管理自己的口德:

聖經𥚃有 “從口裡出的往往比從口𥚃入的更傷害人”  的教導,要我們説話謹慎一點,不要有意無意的傷害到別人。

從道地的美國人口中我們常會聼到: “Excuse me! “,  “I beg your pardon.”, “Sorry!”, “Thank you!”, 他們也常教小孩講話時要 “Be considerate!”, 小聲一點不要吵到別人。 反觀我們的社會,中餐廳裡是吵得不可開交,講話好像在比賽誰的聲音大, 往往還沒有聽人家把話講完,就中途插嘴,一點也不講究禮貌,在其他公共場合裡,我們也是屬於比較不注重説話藝術的族群。雖然我們的文化裡有講究口德的說法,但是能管理自己口德的人實在是寥寥無幾,非常可惜。

講話能傷人的例子比比皆是,最常見的是在家庭裡的對話: “你什麼時候説我説了什麼!你什麼時候又做錯了什麼!你幾年幾月幾日又看了誰一眼”。有時侯想想: “他/她記憶力怎麽這麼好,該記的不記,不該記的記得這麼多,如果得了健忘症該是件多麼好的事!”。

  1. 管理自私的心懷:

人是上帝創造,原本與上帝相似是美好的也是良善的,但是離開伊甸園之後,人類就為了求生存,也變得自私,一人自私,一家自私,一國也自私,因為極端的自私不𢤦得以上帝的道來管理自己、管理宇宙,有一天人會死在自己的自私心。

最近有一篇歐洲的中國人寫的文章,讓人感觸良多。歐洲有不少創業成功的商人回中國投資,幾乎是去一個敗一個,成功的也挨不久以失敗收場,不是這些回國投資的人本領不如人,也不是資金不如人,而是他們把在歐洲創業成功的經驗帶回去做生意,講信用、不做假、賺合理的利潤,這一套在中國行不通。中國人自私,追求自己最大的利益,信用不值錢,做假是當然,沒有道德底線,在中國做生意,不跟他們一樣賺不了錢,不同流合污就以失敗收場。

最後他選擇回去歐洲,但是他真擔心這樣的人、這樣的家、這樣的國的未來。

總而言之, 上帝創造了美好的世界,授權人來管理這個世界,但人卻沒有把自己管理好,也因此離開伊甸樂園,那麼人應該在那方面把自己管理好呢? 那就是管理1. 生命的氣、2. 自大的心態、3. 負面的情緒、4. 自己的口德、5. 自私的心懷等五個方面,我們要日夜積極管理,然後還要學習正確的 ”愛人如己”的功課,這就是基督徒的本份。

 

*這是根據我在紐約台灣會館基督徒長輩會演講稿的內容寫成的。

 

 

 

 

 

 

 

 

 

 

 

 

 

 

 

 

 

 

 

 

 

 

 

 

 

 

 

 

 

 

攝影作品集: 你能世界變得更美好嗎?

12-明月千里共嬋娟-_MG_1045_2_2 copy.jpg

有一天晚餐的時候,四歳的孫子博德(Brodie)突然不吃了。

媽媽問他: “怎麼不吃了?”

他説: “非洲沒飯吃的小孩怎麼辦?”

媽媽説: “你可以幫他們啊。”

他説”怎麼幫呢?”

媽媽説: “你可以賺錢買東西給他們吃啊。”

從那天開始,博德就每天幫媽媽倒垃圾,賺錢幫忙飢餓的小孩……

 

因此,

我們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嗎?

答案是:

“能!只要你努力。”

 

IMG_7885.jpg

相片一: 這個世界真矛盾,有人笑,有人哭!

 

 

 

 

IMG_7886.jpg

相片二: 這個世界真讓人困惑!

 

 

 

IMG_7887.jpg相片三: 我的前途有希望嗎?

 

 

 

 

IMG_7888.jpg

相片四: 這個世界實在太大了?

 

 

 

 

IMG_7889.jpg

相片五: 我跟妹妹何去何從?

 

 

 

 

DSC02074.jpg

六: 前途迷茫?

 

 

 

 

IMG_7890.jpg

相片七: 神啊!保佑我!

 

 

 

 

DSC06990.jpg

相片八: 自得其樂!

 

 

 

 

IMG_7891.jpg

相片九: 我是個快樂的小孩!

 

 

 

 

DSC01558 copy.jpg

相片十: 衆樂樂!

 

 

台灣應以蔡英文總統為傲!

台灣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出了一個這麼好的總統卻不知珍惜,在野的人唱衰她不足為奇,居然還有老綠男叫她做一任就好, 這個奇怪的人以前還説:”穿裙子的人不能做總統”,其思維還真的停留在上一世紀! 

試看近代的台灣總統,有誰同時被甚具公信力的”美國外交政策雜誌”(AmericanForeign Police Magazine)列名為世界百大思想家之一,以及”財富”(Fortue) 雜誌推選為世界最偉大的50名領袖之一? 除了蔡英文總統之外還有誰呢?台灣人應以她為傲,以她為榮。

蔡英文總統値得我們引以為傲的理由如下:
一. 她深思熟慮的治國理念,及推動改革勇往直前的勇氣: 她的柔鋼外交政策、國防軍事重建、年金司法改革、經濟振興與創新方案、轉型正義推動、民生議題重議等等,沒有政治的算計,沒有花言巧語,件件切中要害,是脫軌多年的台灣必須面對的難題。近代沒有一個台灣政治人物像她一樣,當選後隔天就捲起䄂子往前開歩走,勇往直前的碰觸敏感的九二共識、原住民權益正義、不當黨產處理、轉型正義、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同性婚姻、國艦自造等重大議題,難怪僅僅一年三個月就白髮依稀可見,令人心疼!

二. 她維持國家尊嚴的自信: 從外交、國防的角度來看,她以主人自居,對全世界開門見山的説,我的國家叫中華民國,會維持現狀,有九二會談但沒有所謂的共識。面對中國的文攻武嚇、斷交封鎖,她沒有退卻,積極拓展實質外交能量,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的正名(原名財團法人交流協會;相對的是,從台灣的亞東關係協會改成台灣日本關係協會), 日本支持台灣奧運更名的運動、德國對台灣髙度的支持與認同、美國與台灣官員的互訪等等都是史無前例的正向發展!
她面對習近平站穩立場,不卑不亢,對川普也是如此,她與川普的電話外交更是神來之筆!
在國防上,為了應對新的情勢,積極振奮軍心,舉行軍演,計劃軍械、軍艦、軍機自製,並努力推動軍購,以便彌補國防軍備之不足,也展現充分的自衛決心!

三. 她引導台灣成為真正成熟的民主國家:台灣在走向民主的道路上,一路走來非常辛苦,兩蔣威權的民主當然是空有其表,李登輝總統成功的推動總統直選,使台灣的民主往前邁了的一大步,陳水扁總統讓台灣人民對真正的人民,對當家做主充滿希望,而馬英九總統仼期間的”投票民主”,不僅讓台灣披上假民主的外衣,更讓黨及利益團體的結構侵犯人民的福祉不已。

真正成熟的民主政治是在公共的議題上,要經過公聴會上,人民經過充分的討論,達成共識、形成決議,而立法執行。小至地方議題,大至國家政策,皆是如此,而非靠以大欺小的投票部隊,來決定公共政策的形成與實施。
蔡英文總統在年金改革上,是真正的在推動成熟的民主程序,她沒有以在立法院的絕對優勢,強行投票通過改革方案,而是採用在台灣,甚至中國歷史上罕見的公聽會, 讓各方在20幾場的會議上意見充分表達,再經立法院立法執行!這場年金改革公聴會場景,已經成為台灣的民主典範,並永遠銘刻在台灣人民的心扉,人民當家做主,人民説了算,政府只是執行單位而已,理當傾聴人民聲音,並受人民監督。

四. 她已無形中在改變台灣人的心理結構:由於台灣長期以來受外來勢力的統治,被壓制、被利用,一直在求生存,沒有條件發展當家做主的心態,因此台灣人的心理一直是不健康的。這是台灣人的十字架,正如猶太人一直背著被殺害逼廹的十字架一般,台灣人必須從這種心枷脫困而出。
更而甚之,國民政府轉進台灣以來,一直強調道德重整,在台灣推行了幾十年儒家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姑且不論實際的功效如何,單單馬英九總統以”那是選舉語言”來解釋六三三的跳票,就讓本來就薄弱的儒家道德觀一夕崩盤,將樸素的台灣人視為最珍貴的特質-誠實,一腳踐踏在地上,總統無信無恥至此,是為台灣近來道德急速敗壞之禍首!

蔡英文總統正一點一滴在重建人民對政府的信心,她不隨便的做選舉式的允諾,但她推出的政策不論如何的困難、面對四面八方來的批評與壓力,她都以穩健的腳步向前行,短短的一年三個月,不論是原住民的正義、不當黨産的處理、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同性婚姻、長照立法、司法改革等等,前人避免碰觸的議題,她都絲毫不打折扣的按步就班的推動,從她領導的政府做起,讓人民對政府、對政治人物恢復信心,讓人民的心理再度擁有優秀的樸實特質;言而有信(Honestis the best policy)、取之有道(Followrules of law)、仁慈待人(Love others)、尊重他人(Respect others) 、擧頭神眀(God is nearby),這些特質看似平淡,卻是普天下建立和諧社會的基石。 

台灣有這樣的一個總統,你還能不以她為榮、以她為榮傲嗎?

 
 
 
 
 
 
 
 

Taiwanese Father’s Day!

Celebrating Taiwanese Father’s Day on August 8th! My father was born to a poor farming family more than one hundred years ago. He and my mother together worked so hard to raise 6 children. 
From ground zero, they worked as labored farmers and then construction workers (helped build bridges and the airport in HsinChu). Then my father ventured into lumber and construction businesses. He planned and organized a lumber company, a construction company, a building-material supply company with his friends. And then he helped my brother open a hardware store, a sport and book store and a jewelry store. He was an old-style entrepreneur. His business was done with simple hand shakes. What was so amazing is that he had done all of these without any formal education! 

As far as I could remember and conferred by my family members, every day except Sunday after he became a Christian, he got up at the crack of dawn, took his bicycle and peddled to work. He returned at the dark, had a simple dinner and then planned for the next day activities. He rarely talked to any one in the family. My only meaningful conversation with him was after I returned to my home land for a sabbatical at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in 1979, when I was 39. Back then I was so attracted to Taoist TaiChi Chuan and practiced it day-in and day-out. Seeing that I was dead serious about martial arts, then and only then he told me that he was a martial artist and because of that he was in jail for a year and a half. He was trying to break up a fight between two competing groups of construction workers, his own and another. He was the head of one group and was responsible for the incident. I was so surprised, when he showed me the monkey style and the sword forms of the deadly martial art. He was even involved in fights between Han immigrants and aboriginals in the mountain regions of HsinChu in the early years. 
I am the fortunate one to come to the States for advanced education and started a new life in this great land of opportunities. Without their support, I would not be able to be what and who I am now. Oh, how I missed him and my mother, a pair of simple folks with simple mind and simple desires, but achieved a great deal! 
I often wonder about the magic behind this simple person’s great success. Might it be possible that he was leading a simple life style with a combination of true Christian faith and true Taoist philosophy–“wanting nothing but accomplishing everything"? (edited by my 10 years old grand daughter. After reading the draft, she surprised me by saying that some of my sentences were old styled English. She was so right. I grew up in HsinChu Presbyterian Church with King James Bible).

台灣人的集體心理創傷!

台灣人的集體心理創傷!                                                                                                            

                   “太魯閣即景: 絶險蠻烟地,偏呈景色饒,有山皆斷壁,無水不懸橋,道峻緣危峽,溪喧響怒潮,蒼茫雲樹曉,盡意更難描”*

六月初至七月底,帶著五個內外孫回台認親並學習華語、台語,也帶他們到一生辛苦、滿心苦楚的母親的故鄉—槺榔拜訪。訪台期間雖是深受友人熱情的招待,也享受滿滿的親情,然而回來後受勾起早年記憶的影響,母親的楚容常現眼前,心情一直平靜不下來。父母親一代的台灣人,承受了太多、太重的心理創傷,真不知他們如何走過來?也許是台灣人的強靱生命力,或是基督教信仰的舒解**,不得而知,父母已雙雙逝去,答案成謎。
四百年來,台灣這塊土地的人民, 累積了太多的集體心理創傷,更不幸的是多亂的台灣,沒辦法讓人民有充裕的時間來治病療傷。荷蘭人的佔領、鄭成功佔據、清代的統治、日本的盤據、國民政府的轉進,那一個佔領者把台灣當做原鄉來建設、來治理?
沒有!一個也沒有!這些佔領者總是剝削台灣、壓榨台灣、或把台灣當做跳板加以利用,在台灣人的傷口上灑塩,使傷口更大、更深、更難治療!
兒時記憶最鮮明的是, 午夜常被母親一聲一聲的哀嚎驚醒! ”河啊…, 河啊…, 河…“, 一陣陣 發至內心最深層的哀㗢,有時大聲泣哭,有時細聲長哀,聲聲入耳,直刺心肝。雖值年幼無知之齡,卻也輾轉難眠,幾個月之後,她的哀哭才變成暗泣。毌親從小是童養媳,養成”逆來順受”的美德。三十年代初拾來歲就能拍攝飛奔賽馬,又能自己冲洗相片,聰明絕頂二哥清海的骤然去世,她忍了過來; 三十年代後期潇灑英俊的三哥清河,被日本強徵去新加坡及南洋當志願兵,正值年少氣盛的四哥清江 ,被強制到日本當少年的技工,她也忍過來; 但國民政府佔台之後,三哥到中國,為公司採購書籍及運動器材,在回程的太平輪沈入海底,消息傳回原鄉之際,她的精神澈底崩潰,失子之疼,只能以最原始的人性的哀嚎,來宣洩心中之疼,那一聲一聲的”河啊…, 河啊…, 河啊…, 河啊…” 聲聲 入耳,痛至心肝,終生難忘。
戰爭最慘酷的一面,失子之疼,家庭破碎的悲劇,在此表露無遺!
六十年代,我當陸戰隊預官少尉,見証到失子之疼的相對情懷—思母之疼,陸戰隊是台灣的鋼鐵神兵,但其中卻暗藏了人性的最脆弱的一面。為了洗刷我在政工幹校被貼上的標籤“思想偏激,腦筋頑固”,我拼了命的參與各種嚴格訓練,終於獲得營連長、士官長、輔導長的信任之後,才得以見証到鋼鐵部隊的脆弱面。髙大兇猛的老士官長,逢酒必醉,每醉必駡,指著蔣委員長大罵,指著軍團長大駡,駡得又長又久、又有道理。駡他們把大家騙到台灣,駡他們膽怯無能,不反攻大陸、不收復山河,害他家破人亡,害他無法孝順父母,只能於夢中思念家人,這種宣洩思鄉念親的漫駡,是他治癒失眠症的良方,就連他的直屬長官連長,也只能聼而不見,無可奈何,何其悲哀,何其諷刺。
而輔導長平時面色嚴厲,但在私底下卻時現戚容,顕現內心的脆弱。他是個富家子弟,十幾歲時,有一天快快樂樂的和同學相約上學,却在路上被”土匪”趕上車,從此與家人斷了音訉,天人永別,吃了許許多多的苦頭才轉進台灣。他自稱被當成鴨子趕上架,莫名其妙的被當了兵,心不甘情不願的當了輔導長,他常常午夜夢醒,思母思鄕,淚下如雨。難怪當年營長下令,極力鼓吹”大頭兵”留營報國時,他是口頭答應,私底下却要我不可髙壓推動,除非他們是真心要留營,否則令當別論,難怪本連留營成績掛零。
記得七十年代後期,回國當台大心理系客座教授時,親身見証一位原住民的心理創傷; 當年趁著暑假,與友人到久聞其名的蘭嶼一遊。回程時碰到大颱風,被困在機場等飛機班次,此時見到一位抱著幼兒的母親,滿臉著急的詢問飛機何時啓程,探問之下,才曉得,幼兒已發燒數日,好不容易才籌到機票錢,可以到屏東去看醫生,偏偏遇上颱風,眼見幼兒已近暈迷,母親手足無措,那份焦急、那份無奈、那份愁容,令人心疼不已,只恨自己不是醫生,無法替她解憂。
整個蘭嶼島沒有醫院,沒有醫生,島民只能聼天由命,怎麼樣的政府棄人民生命如斯?更有甚者,把蘭嶼當成垃圾廠,把最毒的核電廢料,強行埋藏此島,蘭嶼人能不怨、能不恨嗎?
以上所述雖是個人經歷的點點滴滴,但是歷史橫流所衝擊的、所遺留下的傷痕,絕對不是僅及個人而已,台灣人的集體心理創傷必須正面以對,方能建立起一個正常的國度。
蔡英文當選後,台灣人才第一次真正以主人的姿態出現,才能真誠的來面對,各個佔領者遺留下來的心靈創傷後遺症,也才能真正的來治療每個台灣族群的創傷。蔡英文總統就職時,就率先向台灣這塊土地的主人(原住民)道歉,她已經邁歩向前,清理歷代的不公不義。期望她的無私能更細膩的來治病療傷,讓台灣人恢復並發展健康的心理結構,讓被壓抑的仇恨、悲傷、怨氣,轉化為正向的創造力,讓台灣主人的潛在能力成為,建立一個成熟、健康以民為主的社會動力。
願上帝眷顧台灣這塊土地與這塊土地的主人翁! 
*取自”鯤島詩鈔”, 企真人作,該詩鈔為四百年來第一狂草書家陳雲程所印贈。

**兒時友伴稱母親為”記嬸啊”,並尊稱她為典型的女基督徒。

失落的台灣人的「禮素」!—論政論節目的吵吵鬧鬧!

moon2

李清澤攝

請用台語讀。

 

台美人之心理結構真複雜,一方面在美國吃美國頭路、住美國厝、交美國税,另外一方面,在美國吃台灣菜、講台灣話、交台灣朋友,美國政治節目沒看,台灣的政論節目,却一禮拜看五、六工。週末沒節目可看,就有時恍神恍神,若有所失,嚴重的,症頭親像吃「鴉片」的,也親像愛打電動玩具青少年,一日無吃,一日沒打,就恍神恍神,簡單説就是「中毒」!

政論節目的中毒在台灣也真普遍,一個節目一看就是兩點外鐘,看完就轉另外一台,平均來講,真可能一工就看三、四點鐘以上,若是用投資的角度來算,台灣人看政論節目的時間,若是來「做工」,損失的生産量(productivity),一年累積起來,實在非常大!

若用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政論節目對台灣人心理結構,無形的影響力是無辦法來估計的!試想咱的頭殻,每工受三、四點鐘吵吵鬧閙的「轟炸」,對咱的影響有多大?心理學的研究,發現心靜是「舒壓」最好的方法,台灣人心理壓力之大可講是世界大,非常需要減壓之良方。政論節目的效果正好相反,使人心情起起落落,親像坐滾動滑車(Roller Coaster) 或「摩天大輪」,心肝怫怫跳,不但不能舒壓,反而使人心情亂糟糟。

做人講話愛有道理、有理氣,用冷靜理性的態度來討論、辯論,才是正道。實際上,政論節目的正反討論、辯論,吵吵鬧鬧,有些人更是一直插話,親像在相罵,一點啊「禮素」攏無!

中國皇權威權的文化,無理性的討論辯論空間,民主化的現代,政論節目的吵鬧是台灣社會所需要的嗎?咱希望咱的下一代國家的少年主人,也用這款的方式與態度,來討論辯論處理民生重大議題?當然不是按呢!

曹長青先生認為新的台灣文化,應該包含國民黨政府,撤退到台灣之前,日本時代的「鄕紳文化」,台灣在經過五十年的治理,已經發展出有「禮素」的文化,做人有禮貌的素養,與歐美經過長期文化演進出來的的禮儀(etiquette),非常親像,總的來説,台灣雖然不是民主社會,總是台灣已經是有公民素養(civility)的社會。

國民黨撤退到台灣以前,台灣民風是做人照道理、講理氣、有禮素、守規矩、正直、誠實、勤奮、節儉,國民黨來以後,亦將「厚黑學」帶來,做代誌(事)講計謀、扮黑白面、黑道重新出現,與白道平起平坐,講話「硬拗」,包紅包、走後門…,經過長期的國民黨政府的統治,台灣的民風已經染着「厚黑學」的心理特色,更嚴重的是,政治體制的體質,從地方到中央,已經是利益團體的結合體。傷害台灣人的性格最大的是,馬前總統用一句:「那是選舉語言!」來解釋他避舉政見的跳票!這句「無亷無恥」的話,澈底違反台灣人,做人照道理的大原則。

面對這款的現象,蔡總統勇敢的提出各種的改革計劃,在推行改革的步調中,也促成參與的台灣人,漸漸形成新的文化,一種正直講道理,一種瞭解對方的道理,一種尊敬對方的禮素,一種有民主素養的文化。蔡總統本人的做人也展現新文化的特點,1. 她的執政完全是用人民做主的心態,譬如走入原住民抗議人群,真心聼心聲,懇切回答問題, 2. 她發言講道理,遇著尖銳的記者的發問,也直接冷靜回答,沒捌彎模角,3. 她安穩自在,一步一歩的推動,解決問題的政策,錯就改,對就勇往直前,沒「講一套做一套」。

回到「政論節目的吵鬧」的論題,這種節目對台灣人的心理,有非常大的影響力,筆者希望參與者,特別是民進黨的代表人物,拿出台灣精神,誠「實」誠懇、安穩自「在」、「活」潑靈「活」來討論 、辯論,若「氣」長氣足、能量夠,發言恢復失去的禮素,講話有道理,有新台灣人的民主素質,就會幫助台灣人發展出新的心理結構,幫助台灣建立新文化!

 

 

 

 

民調直直落!蔡總統為何明知故犯?

moon2

李清澤攝

 

最近蔡總統的民調已近所謂的死亡交叉,弄得人心惶惶,也讓國民黨的李明賢認為她治理能力有問題,大聲的諷刺説:「蔡英文為什麼一下子開闢這麼多的戰場,造成社會不安,提出方案解決問題嘛!」 。但蔡總統為何明知民調會下滑,還是按步就班的推行即定的改革計劃呢?

其實蔡總統還有許多讓人不解之處,譬如說1. 執政後明明可以用民進黨的人材,為什麼偏偏用「又藍又老又懶」的人呢?2. 為什麼完全執政後,不以孫子兵法,乘勝追擊,提出改革政策,投票執行呢?3. 為何必須以近似求饒的方式,向原住民道歉?…..

筆者認為這些令人不解之處,正是她超越前面幾位總統的地方!台灣何其有幸,能選出這樣的總統!

她的施政措施正在讓台灣人脱胎換骨,去舊換新。新的台灣人的心理結構、新的台灣文化,真正以現在進行式的方式在形成!

首先,她的的執政方式正在 改變「移植的民主政治」,使之成為真正的民主政治運作模式,民主政治不是投票部隊,算人頭的政治,而是能反映民意的政治,因此任何有關人民權利義務的議題,都必須有公聼會、充分透明的辯論,因此類似年金改革這種重大複雜議題,當然必須公開討論公開辯論,走上街頭又何妨,但重要的是要如台語所說的「做人照道理,講話有理氣」,而不是只講自己的利益;。

其次,更重要是在形塑一個新的人觀,我們還在無形的受傳統人觀的影響而不自知,有一次我參加世界台灣商會回台參防,到立法院參觀的時候,秦慧珠女士指著會議廳的前面說:「上面是文武百官的座位」,所以人民公僕是文武百官,而當家做主的人民是「不可使知之」 的「老百姓」。人人皆知,現代的人觀是人人平等,職業無貴賤,任何人的聲音都必須被聼見(every body has the right to be heard), 因此在冗長的年金討論辯論過程中,這種現代人的價值觀,已經遂漸在形成共識,這場空前年金的改革的透明公開模式將成為將來的典範。

最後, 蔡總統的「全方位戰場」還達到一個消除民怨的作用,人的怨與恨,最難消除,人盡皆知,心理學的實驗也証明,情緒反應很難消除,因此除了主動來自内心的饒恕之外,感性的情緒必須找到出口,才能靜「氣」平「心」的,以理性的態度來處理問題。台灣的民怨在權威時期,已經累積到要爆炸的臨界點,以嚴刑峻法都不一定能壓制下來,何況過去八年的不公不義的敗政,更是怨上加怨,恨上加恨。蔡總統的全方位改革,讓長久累積起來的民怨找到出口,宣洩出來。華航的罷工已獲得解決,國道收費員的抗爭已算圓滿落幕,不當黨產已立法處理,年金改革已熱鬧登場,司法改革遇挫還未真正啔動!

在她的領導下,民怨已部分找到出口,其餘部分在她冷靜的態度下也該依序宣洩。期待她對台灣問題深思熟慮的改革方案,在她是來「解決問題」的領導下,能一一獲得實現。更期待的是,新的台灣人能「實實」、「在在」的學習,以「理性」取代「感性」的處事原則。

民調當然值得參考,但為了台灣的長期利益,而非近期的套利,民調的起起伏伏只能當做參考,但不能做為執政依據,還是要真如她說的「錯的要改,對的就要勇往直前」!

「實、在、活、氣」-具「台灣精神」的新典範政治人物: 蔡英文、陳健仁、徐欣瑩—李清澤博士

moon2李清澤攝

tsai1

蔡總統於近日答復記者關於百日執政之詢問。                                                  筆者攝

 

緒言:

曹長青於今年美東夏今會,做了一場精彩的演講—「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之路」,他認為國家正常化與文化内涵息息相關,因此建議關心台灣前途的鄕親,要積極的推動「新的台灣文化」的建立,他認為結合日本治理台灣時的「鄕紳文化」與「美國文化」,是建立新文化的一條途徑。郷紳文化指的是日本時代郷紳的勤奮、守法、知禮,而美國文化是人權、民主、自由、法治。

演講後幾個人與他討論新文化的内容,筆者指出郷紳具有郷民與紳士對立的涵意,有違當代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他反問我的想法為何?我説也許從台灣由一個落後國家、到開發中國家、再到已開發國家的脈絡裏,可以找到一些答案。我認為台灣的傲人成就,就是「實、在、活、氣」的「台灣精神」的展現,而新台灣文化的建立也許可以從這𥚃出發,加上整合台灣語言𥚃「氣的文化」内涵*,再融入歐美民主政治的普世價值,用心的把新的文化建構起來!

以下就以筆者於去年年底選舉前寫的一篇短文,具「台灣精神」的新典範政治人物: 蔡英文、陳健仁、徐欣瑩,與大家分享台灣精神的内涵。

本文:

這兩天重複看了幾次蔡英文、陳健仁、徐欣瑩的專訪,非常高興臺灣政治領導人物新典範的出現,新竹鄕親柯文哲的出現令人驚喜、拍案叫絶,但那畢竟是單一個體的現象,而這次蔡陳邱三人的同時出現,若與早一輩的政治人物做比較,對比實在太強烈,落差實在太大,令我對台灣的前途充滿樂觀的期待。他們的出現不僅是新典範的來臨,也從他們的身上看到筆者於2000年初提出的臺灣精神—「實、在、活、氣」。

那麼什麼是「實、在、活、氣」(台語)的臺灣精神?

筆者經由張光直中研院前副院長的鼓勵,於1999年與李亦園、李𠻸涔共同於中研院主持「氣、文化、傳統醫學」的大型研究計劃,為了落實文化部份,筆者與余伯泉、林美容、黃啓埴討論並進行民間田野訪問,然後提出具有「實、在、活、氣」特質的「臺灣精神」的概念。因為我們觀察到基層的台灣人,一般而言, 做人1. 「實」: 即老實、誠實, 做事一步一步,老老實實; 2. 「在」: 做事「真在」、「真穩」, 臨危不亂,凡事有老天安排,就盡人事聼天命; 3. 「活」:做事找活路,這條路走不通,再靈活的找另一條路走;4. 「氣」:做事講究「氣長」、能量足,才能走到目的地。台灣的經濟從落後國家,走到發展中國家,再走到已開發的國家,就靠著這種台灣精神見證了經濟奇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也擠身世界經濟排名之前段班。

縱觀蔡、陳、邱的專訪, 我深深體會到「臺灣精神」的展現,面對提問他們三人全是「老老實實」、「實實在在」的回答,毫𣎴廻避,整個場景讓人覺得是與有血有肉關心臺灣前途的人談論問題。他們在被問到尖鋭或敏感的問題, 真「在」、真「穩」、「自在安穩」的回答問題,沒有「脚無踏實地」的感覺,如蔡英文回答胡忠信的兩岸問題及黨産問題,她並沒有閃避,失去重心,而是理性的回答; 答周玉蒄的問題時,更能幽默靈「活」的將她一軍。陳健仁也安穩自在,笑容滿面的答覆論文抄襲的問題,笑稱「沒想到負面文宣來得這麽快」,而且自自然然的以他信仰的語言説:要做光做鹽,愛人如己。徐欣瑩對參於妙天禪師的禪修的態度也是安穩自在的細述經過,沒有神話禪修的功效。陳健仁與邱欣瑩的「實、在」把政治與宗教的衝突化於無形之中,是多麼難能可貴!

在這些具有台灣精神新典範人物出現之前,我對臺灣前途並不樂觀,在馬英九當選時我曾説: 與猶太人出埃及後的四十年鍛鍊相比,臺灣需要經過三代的起起落落才能進入真正以民為主的民主社會,沒想到執政者的失敗却提早淬鍊出這些具臺灣精神的政治人物,上帝對臺灣的眷顧在此展現無遺!

**請參閲taiwanus.net内,拙作「「氣的文化觀」:台灣話的文化内涵」乙文。

後記:

雖然很多人對蔡英文總統政府的表現有很多的批評,但是基於筆者對她人格特性的了解,筆者對她的領導能力,還是非常有信心。以下幾件事她就是以台灣精神來處理,而且處理得非常服人,1. 她面對徐旭東時,真「在」很穩的,以交涉長才及柔鋼特質化解收費員之抗爭; 2. 她很老實很誠實的面對問題,在最近一場記者𥚃說:「錯的就改,對的就勇往直前」,這麼誠實的面對問題,怎能說是「髪夾彎」呢?3. 她真「活」不死板的處理原住民的抗爭,親自與抗爭領䄂與民眾溫馨對話,流露真心關懷,真心道歉,;4. 她的氣長,總能「氣」和心平面對前政府累積下來的弊端,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不斷的抗議,她說:「有人說會吵的人有糖吃,其實不是這樣,吵沒關係,但是要吵得有道理!」, 能這樣老實、自在、心平氣和的説出,這種有「理氣」(台語)的話的台灣人領導人物實在是廖廖無已?

「以柔克剛」-靱命堅強的台灣女性:從「做頭毛的」到蔡英文總統

 

「以柔克剛」-靱命堅強的台灣女性:從「做頭毛的」到蔡英文總統—李清澤博士

 

蔡文英當選總統之後,台灣的婦女地位從傳統的「家庭主婦」卑微的地位、兼吃頭又顧家的「女強人」,一下跳到婦女人「當國做主」的國家領導者的最高地位。

她是如何做到的?原因是因為蔡英文的身上有台灣婦女的「靱命及堅強」的特質,用女性特有的「柔剛」(gentle steel)氣質與愛台灣的心, 才能於2008年落選後,東山再起當選總統。 她淵博的知識、豐富的行政資歷與國際交渉經驗,加上柔剛的特質,給她在面對徐旭東的咆哮時,以柔克剛的解決收費員的抗爭事件。

只要用心觀察,其實到處可看著台灣婦女的靱命堅強的特性,我的老母就有這款的特質。她從小就被送到阮厝做「辛(新)婦仔」,連老父母的印象攏無,所以我一生不知我的外公外媽是什麼人,生做什麼樣。在成百年前的台灣「喪鄕」是普遍的,她的成長自然非常甘苦,常常受苦毒,透早端水給阿媽洗臉,不是太冷就是太熱,其他就免講,吃飯一定是吃剩的,一生完全是為著其他的親人來活,一天也沒過著「家己」的生活,替家己打算就「親像」有犯罪惡感。總是她「嘴齒根」咬著,一生認命與阮老父勤儉、打拼,成子女、成孫仔,堅強做家庭主婦,她的靱命與認命,就是台灣婦女的特質。

下面是另外一個現代版,非常感動人的故事,在此與大家分享。

查某人

在理髪廳你往往會聼着人客與理髪女的「開港」,以下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吳教授你的子女真出脱,兩個攏是醫生」。

「沒啦,攏是上帝的照顧,妳的小漢子大學畢業未?」

「啊末,此陣之嬰仔有時讀此項,有時 讀彼項,游來游去,應該今年畢業,閣轉去讀電機及機器,呣知何時才會畢業。」

「此陣的嬰仔好命,有父母通靠,愛讀什麼就讀什麼,沒責沒任,家己歡喜就好。沒親像我,父母一下生十個,大兄大姊拾幾歲就結婚,顧家己的生活就不赴。初中沒畢業就去三重埔學手藝,老父母講查某嬰仔免讀冊,學手藝卡要緊,鬥成小弟小妺。那時跟人剪頭毛、掃土腳、洗手巾,一個月賺五十塊,大人工才十塊,不壞。」

「阿妳父母咧?」

「住虎尾庄腳,老父沒田沒園,沒讀冊,賺沒吃。老母生多,三不五時就崩血,軟糊塗做沒穡(sit)(註一),咱就認命,學手藝學到拾五歲,著轉去虎尾食頭路,吃到十八歲。幾個歐吉桑、歐巴桑看我認真就卡我鬥標會仔,開店。)

「啊!那有桸(hia) 好心的人!」

「是啊,彼(hit)當時跟人買店愛一萬塊,一人五百,著廿十人,加裝璜二千塊,著愛廿四人,若沒那些疚我的歐吉桑歐巴桑,根本沒可能。全家的生活攏我在擔,開店了後全家搬來虎尾城𥚃住,一家十個閒人給我飼。」

「啊妳老父咧。」

「想著就氣,他說阿祖吃到二八歲,阿公吃到三十二歲,他嘛吃不多,就各工去釣魚,一點鐘百五塊,一工千外塊,閣買mi lu (啤酒)去飲,各工閣佮就寡查某人糊(go)做陣,沒路用!」

「那會按呢,一個月用萬外塊,真大圓!」

「不給他就給我亂,講插頭壞去要修理,此個壞那個壞,到底是我卡知,啊是他卡知?沒法度就在(zai,隨在)他去,生意著做,緊還人錢。」

「閣卡氣死人的是阮兄也吃酒, 錢翸(pun)了了,出外愛做大哥,廟𥚃一捐就拾幾萬,也不知厝有錢阿無錢。我跟阿嫂講,你愛儉(kiam)私奇(kia,私房錢),嬰仔若破病、交學費,你著有錢,不通「田螺痛尾溜」,阮阿嫂卡明理,聼有!」

又阮老父愛風神,耕者有其田分七分外地,一久啊就翸了了。種紅甘蔗,收成的時著去鄉公所「放送」,要愛的人隨在去剉(cur,砍),無外久密密的甘蔗園著剉甲 零零零(lan,疏疏的), 查某人嘛不敢去放尿。」(註二)

「啊,你那會出國? 」

「做甲死心,受氣就出國。」,「阮老母講呣愛轉去庄腳住,我就想辦法買厝,登記給小弟,阮大兄有私心,對老母特別有孝,無外久厝就換做阮大兄的名,老母過身不外久,孫阿就講要將厝從阮小第遐(hia)收轉來自己做生理。我講未使(sai),好佳哉 阮兄嫂較明理,所以阮小弟還在做生理—魯肉食。店在虎尾大學對面,生理會使(sai) 。」

「那當時,厝無真貴買的,一百萬,此時是千外萬,兄弟不和,老父閣爻(ghau)開錢,氣卡要死,就偷偷辦觀光䕶照,老父知影,就駡我講:「不使出國」,我給他應講:「上樑不正下樑歪」,他氣卡要死。)

「想想兮(e),嘛真過份,查某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實在是氣死才會按呢甲老父講,講了,大小卡皮箱捾咧(gua le)就行路出門去火車站,阮老父後來就騎o do mai (機車), 嘭嘭嘭隨在我身邊,二個人沿路沒講話,一直行一直行,走到半路阮老父就沒意沒意越轉去。」

「那時妳幾歲?」

「三十三,觀光沒身份,就靠手藝打拼到此陣,老父死,有家庭囉,嘛沒轉去!唉,查某人「三從四德,出嫁從夫,勤(kin)家養子!敢有法度!」

「不過你此陣嘛真好勢,查某子碩士畢業吃好頭路,打捕之讀電腦、機械,將來好找頭路。」

「做人盡本份,剩之(cun e) 靠 神明保庇啦!」

註一:根據余伯泉教授權所發展出來的臺語通用拼音法。

註二:古早庄腳沒便所,查某人驚壞勢,就去甘蔗園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