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無忌:

                                                                               李清澤

請用台語讀:

引言: 

趁疫情之時,想要將八十的人生,好好做一個清理,就在厝內整理以前收集、看過的書,沒想到在「台灣文學兩地書裡」,看著一篇八年前寫的草稿,翻開來看一次笑一次,看了兩次就笑兩次,拿給牽手看,她看了也笑了起來,但是看完後卻眉頭結做一團。

原文:

有一日,滿五歲的Lla,看阿公之嘴用英語問講:「阿公你的牙齒為什麼是黃色的?」,邊仔三歲的Max也口齒不清隨阿姊問講:「阿東(註一),你的牙齒為什麼是黃色的?」問得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好隨口答講:「因為阿公小時候吃的米是黃色的火燒米(註二)!」

其實我的牙齒的色,藏著一段乎人心酸的嬰仔事,一段乎我半暝夢醒的時,想起的往事。

我在1940年,出世於全省出名的風城,因為早産,生出來之時, 只有四斤重,身軀細細仔的,老母生我之時,已經39歲,年老生子,感覺見笑。而大嫂於我出生之前四個月,已經生一個「頭大面四方」人見人愛的大孫,兩相比較,我的幼年就注定要與他人完全不同。

彼時是二次世界大戰的時期,為著逃避戰火,生活困苦,老母因為奶無夠,就將我送去南寮附近的海口,寄養在「乳母」家,一直到三歲時,才送回到完全陌生的「自己的厝」。「乳母」的老母「乳媽」疼我親像自己之子,有好吃的物件,總會偷偷的留給我吃,乎我非常思念!

嬰仔的記憶似真似假,記得被送回家時,坐在雜亂骯髒的柴堆裡,一直哭一直哭,講要轉去海口,不知哭吵了幾天幾夜!

每次奶媽來看我,就吵講要跟她轉去,奶媽每次都滿臉流著淚水,邊走邊回頭,然後就快步離去,我就一直吵要跟她轉去,但是一支手卻被大人拉著走不了,心卻隨著乳媽走去遠遠的所在,久久才能回到現境。

幾次親像是生離死別的造訪後,乳媽就不在我眼前出現,她心想我時,就從海口行路到新竹市內,走到東門市場偷偷看住在對面的我,看我慢慢長大,有時過年過節還會到家裡送禮,順便了解我的近況。如今回想起來,她的心疼豈會比我的「回家吵鬧」卡少?

殘忍的戰爭摧毀家園,飛機不停的轟炸,衣可蔽体,住能避風雨,食有「火燒米」,就是幸福人家!因此弱小營養不良的我,不是頭上長蘚,就是牙痛難忍,在那貧瘠的時代,也只能以偏方治療。

換牙時若是自然掉牙,是喜事一件,若牙疼難忍,必須拔牙,是用細繩纏牙,另外一邊往開著門之手把一套,再大力把門一關,牙齒就應聲而飛,有時隨風而去,有時遍地找不到牙齒。

彼時之人若有一嘴健康的牙齒已經非常滿足,那有心思去管牙齒是正是歪,是白的或是黃的呢?

後記

在美國出世的嬰仔實在真幸福,細細漢就去做牙齒糾正。咱這代來美國,拼命讀冊、就業、成家、教育兒女,一直忙到四十幾歲才去看牙科醫生,六十幾歲才去糾正牙齒,牙齒健康才真正得著重視。

有時跟兒孫談這些往事,他們真正是「有聼,沒有懂!」   

台灣文化的反思:新三綱*

對於堅持儒家文化是優良傳統的人而言,如果要保存繫命的三綱五常,那麼這些倫理道德觀念必須有新的論述,必須與時俱進!
兩天前我在臉書上提出以新三綱—民主、親子、婚侶取代舊的君臣、父子、夫妻之儒家三綱。民主、親子(父母與子女)兩綱比較容易了解與接受,因為現在已是民主社會,而且已是雙薪家庭,自然君臣、父子的兩綱已不適用,儒家十義裡的「女聼」也已經跟不上時代了,台灣已有泛儒家文化裡的第一位女總統,今天她的施政又被評為世界第一(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3234207),父子一綱改成親子再自然不過。
夫妻一綱改成婚侶是比較具爭議性,不易被接受!同性怎可結婚?怎可組成家庭?家庭自古不是異性結合的專利嗎?
儒家不論新舊,在這個主題上很難提出合理的接受理由,因為在它的體系裡的人觀只有男女婚姻(夫婦),沒有同性婚姻的生存空間。
傳統的基督教也很難接受同性結婚的想法,上帝造人男有亞當女有夏娃,沒有同性戀者,在這個思維裡同性戀是犯罪的,完全沒有同性結婚的可能,當然不會被社會接受。
那麼做為一個現代人,我們如何面對同性结婚?不論儒家或傳統基督教的文化都是兩千多年前的產物,那是個極為物競天擇力求生存的時代,強調傳宗接代、社會維穩,講究長幼有序,每個人必須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那是個打打殺殺的時代,對敵人必殺而誅之,對異言必禁而閉之,對異類必排而斥之,同性戀者沒有生存空間,同性結婚更是無法想像。
儒家文化無法接受同性結婚、婚侶的概念,而基督教呢?基督教到了新約時代受耶穌的影響,事實上是可以接受婚侶的概念。耶穌一生傳教在挑戰舊的生存法則、舊約的律法行為規範,強調人的價值是在人的靈魂而非在是男是女的肉體,他宣揚愛神、愛人如己的福音,同性戀者也是人也有靈魂,連敵人都該被關心被愛,何況是他們呢?因此現代的基督徒比較容易接受同性戀者,也比較容易接受同性結婚與婚侶的觀念,在民主社會裡,只要人民有共識同性結婚就有可能,民主台灣已通過同性婚姻法,是亞 洲泛儒家文化社會的領頭羊!
民主的台灣已接受新三綱,而抱著恢復中華傳統儒家文化宏願的人呢?
叫我第一名!《彭博》評全球75經濟體 台灣防疫再獲肯定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原文已於七月二十曰登於我的臉書。

 

漱口液可殺新冠狀病毒嗎? 

漱口液可殺新冠狀病毒嗎?  (作者:李清澤、劉同塵)

這次冠狀病毒2型(SARS-CoV-2)疫情可能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之後最嚴重的病毒傳染疫情,也是1930年出現大蕭條之後最嚴重的全球經濟危機。

21世紀的今天已是交通發達到地球變成一個大的村莊,只要飛機等交通工具可以到達的地方,疫情就可能傳到該地,全球已有188國家或地區受到影響,有超過兩千參百萬的確診人數,死亡的人數已達80萬,疫苗近期的發現並不樂觀,因此疫情的消失目前而言是遙遙無期.

預防與治療是疫情的兩大討論主軸,但是目前主流醫學沒有很有效的治療方法,雖然今天川普總統宣布FDA已批准“恢復期血漿療法”,但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而另類療法雖有一些臨床效果,但沒有嚴謹的科研,因此不受醫學界接受,預防就成為應付疫情的重要關卡。

在疫苗出現之前,行為上的預防方法如戴口罩、勤洗手、不摸觸眼口鼻、保持距離及居家隔離就是主流的預防方法,值得慶幸的是最近的德國科研發現另外一個可能有效的預防方法,即漱口液能有效地減少唾液的病毒載量,因此降低發病可能性。

喉嚨與唾液腺體是病毒複製的主要地點,因此漱口液是否能殺死病毒就引起科學家的注意,漱口液在上世纪末與這個世紀就被發現具有殺細菌與病毒的作用,因此這些科學家就用這個假說來調查漱口液對新冠狀病毒是否有殺傷力或抑制力。

今年位於德國南方烏爾姆大學醫學中心,波鴻魯爾大學和幾所其他德國大學的科學團隊,在“傳染性疾病期刊“上發表他們對市面上販售的8種漱口液所做的鼻腔與喉嚨取樣病毒功效研究結果(表一),針對了三種不同的病毒分型,在有控制環境下的培養皿中,使用不同品牌的漱口液來衡量它們對病毒的抑制力,其中有三種潄口液(C,E,F)具有顯著病毒滅活性,降低病毒載量以及傳播可能性,而大家比較熟悉的是李施德霖(Listerine), 病毒只要被暴露於漱口液30秒就可以被破壞。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團隊已經在研究潄口液對病人口腔病毒的影響,巴基斯坦的阿迦汗大學(Aga Khan University)研究團隊也在做盲法及隨機分組的研究,希望人體研究成果能夠很快出現,這樣的話我們在預防病毒的傳染,也許就會有一個新的方法。

有用漱口液的人可以把漱口時間延長到公司推薦的最長時限(Listerine Original是30秒)*,出外時可以攜帶旅行用或裝在小瓶子裡的漱口液,在戶外隨時可以用,如果在外購物進食後馬上使用更佳。還沒用漱口液的人何妨試試看,因為它的使用相對的是利大於弊,就算不能殺新冠狀病毒也對口腔健康有益。

表 一: 產品名稱,其化學式和還原因子

研究中使用的潄口液概述,包括產品名稱, 與活性化合物和計算出的還原因子 (reduction factors) 化學原料中文譯名及其化學式 (chemical formulae) 

Product Trade Name Active Compounda Log Reduction Factor
(Mean of n = 3)
Strain 1 Strain 2 Strain 3
A Cavex Oral Pre Rinse Hydrogen peroxide

(過氧化氫)

H2O2.

0.78 0.61 0.33
B Chlorhexamed Forte Chlorhexidinebis (D-gluconate)

(Gluconic acid

(葡萄糖酸)

C6H12O7

1.00 0.78 1.17
C Dequonal Dequalinium chloride, benzalkonium chloride (苯扎氯銨) ≥3.11 ≥2.78 ≥2.61
D Dynexidine Forte 0.2% Chlorhexidinebis (D-gluconate)

(Gluconic acid

(葡萄糖酸)

C6H12O7

0.50 0.56 0.50
E Iso-Betadine mouthwash 0%  

Polyvidone-iodine  (聚維酮碘) (C6H9NO)n·xI

≥3.11 ≥2.78 ≥2.61
F Listerine Cool Mint Ethanol, essential oils (乙醇) C2H6O ≥3.11 ≥2.78 ≥2.61
G Octenident mouthwash Octenidine dihydrochloride (此名詞尚無中文翻譯)

(C36H64Cl2N4)

1.11 0.78 0.61
H ProntOral mouthwash Polyaminopropyl biguanide (polyhexanide) (此名詞尚無中文翻譯)

(C8H17N5)n

0.61 ≥1.78 ≥1.61

a由於專利相關的限制,這些口服漱口水的確切配方尚未公開。

原文期刊連結:

https://academic.oup.com/jid/advance-article/doi/10.1093/infdis/jiaa471/5878067

*本文作者與漱口液公司沒有任何商業利益關係,使用者需按照漱口液品牌推薦常規使用,不可吞服。

作者簡介:

李清澤博士: 為紐約市立大學榮譽退休教授,任教於布鲁克林學院心理系近四十年,其間曾任系主任九年,曾任金鷹學院院長,台大紐約新澤西校友會會長,北美臺灣教授協會紐約新澤西分會會長,現任紐約台灣攝影學會會長,曾為中研院及台大訪問學者。除心理學及氣學(Kiology)李教授並熱愛綜合醫學(Integrative Medicine),氣的管理(Ki Management),鄭子太極拳氣道書法哲詩攝影以及台灣文化反思議題。

劉同塵: 具應用華語系碩士學位,目前就讀紐約大學歷史系,是個歷史、心理學、科學以及醫學知識的愛好者。

 

 

 

 

 

 

 

 

 

 

 

 

 

 

 

 

 

東西文化融合—氣道書法偶得:

東西文化融合—氣道書法偶得:*
書法之主旨在行筆之流暢,氣之流動由心而手而筆至紙,如能和暢則書法作品必能一氣而成,無違和之感!
音樂是能量旋動之呈現,內含氣之流動,故於聆聽馬友友之天鵝時行筆成書,覺行筆之𩐳律與音樂之旋律融為一體,得騐上述之語。
—————————
思鄉!
聆聽馬友友天鵝優美之音樂旋律,
執筆行「秋香春雪、山光水色」之書,
憶中央公園之秋香、
布朗士花園之春雪、
聖母峰千變之山光、
夏威夷迷人之水色。
藉書法以解思鄉山水之秋愁!
*原文八月廿日登於臉書。

台灣文化反思:「無我無心見本性,故我新我迎元神!」

台灣文化反思:「無我無心見本性,故我新我迎元神!」:*
基督教於1627年由荷蘭歸正宗傳入台灣,後來又有舊教天主教傳入,遂漸的基督教就成為在地宗教、在地文化之一。而儒家與佛家思想與生活方式則於1642年由鄭成功入台後,大量移民而引進,後來於1949年國民黨退守台灣,比鄭成功時期帶來更多的移民而成為台灣的主流社會思潮至今。基本上這兩種思想差異相當大,基督教影響後世發展成民主社會、民主制度,而儒家一直維持君君臣臣的皇權思想,台灣社會一直到蔣經國持政後期,為了因應民意才開始思考脫離強人之民主制度,後來由李登輝總統奠下堪比西方國家的成熟民主制度。
但是由於台灣漢人居多,影響民間的思維仍以儒、佛之學為重,因此現今的台灣社會依然充滿許多衝突與矛盾的社會現象,也反映在政治上意識形態的對立與年輕人與長輩的代溝,解決之道是否在融合這兩大思潮呢?
儒家講究修心養性,強調克己、慎獨、修身的明德、親民、知止、定靜安慮得的工夫。傳統儒家的修心養性工夫與佛家不同,外在雖說親民,但是先決條件是要追求官爵先入仕途,再親民再仁民行善,並且要立德、立言、立功,這些行為對於見本性是害多益少。
儒家的內在修練工夫定靜安慮得,嚴格的來說沒有完整深入的修練方法,因此後來的二程、朱熹、王陽明都研究起佛道之學,希望能融合儒道佛發展出更明確的修練方法,但是基本上修練工夫在得—得官、得功、得名,定靜安慮得也在得,要達到「內聖外王」的目標,讓人的無垢心染塵,逼得非去打掃除塵不可!
佛教強調本性就是佛性,佛性是要進入人的內心世界,進入空無的狀態,就是無心無我的境界才能見真如、見如來、見本性—佛性。
要進入內心世界見初心、見本性,人就必須修練,由於外界的誘惑容易遮蓋本性,因此在行為上要去人之情與欲,去威儀外表,去除種阻礙進入內心世界的因素,讓人的生活單純化。同時人也要努力去做逼近本性該做的事,所以要做行善佈施,普渡眾生的事。
見初心見本性的修練比外在普渡行善更困難的是內在的修練功課,內心觀照的日課,要見無分別心、無情欲心、無名譽心等無心狀態,也就是去掉自我中心有我之執,佛家的修練方法很多,但是要修到見本性卻非常困難。
既然「無我無心見本性」路途曲折難尋,盡其一生難見本性,難道我們就放棄發現自我、發展自我的努力嗎?
在這追求心靈成長、自我認同、自我成長的民主時代當然不能放棄!「故我新我迎元神」是對「無我無心見本性」的回應。
人不能「無我」也不能「無心」,因此要去舊迎新,不是要無我而是要去掉「舊我」換成「新我」,不是要「無心」而是要以基督之心為心,要以愛心取代無心。
也許有人會問我去了舊我如何變成新我,為什麼是迎元神而不是迎基督呢?從在地文化的觀點來分析,「元神」之詞比較容易被非基督徒接受,元神就是人與生俱來的「神」,精氣神,統御六識之神的主神,也就是人的靈魂,是上帝創造亞當時吹入的靈氣、生命之氣,是主宰人一切行為活動的生命之謎的答案。
但是這個元神就像佛家與儒家的心一樣,往往被世間的各種誘惑而迷途而消失,因此基督教尋找靈魂、元神的方法是把元神迎回來,以基督之心把它迎回,並不太强調以我為本位的修心養性的工夫。
*原文八月11日登於臉書。
<img class="j1lvzwm4" src="data:;base64, " width="18″ height="18″ />
<img class="j1lvzwm4" src="data:;base64, " width="18″ height="18″ />

憶李登輝前總統

憶李登輝前總統:*
聽到李前總統往生的消息心中不捨,想著想著心裡湧出一些與他見面的往事。
1)1991在總統府見面:
在台灣解除黑名單的前一年,有一天在加州負責商會總幹事的陳顯貴姐夫打電話來,邀請內人參加拜訪李登輝總統的旅行團,一則是李總統想多了解一下海外黑名單人士的心聲;二則是當時台灣經濟起飛,有在海外投資的計劃,因此想聽聽海外商界專業人士的意見,而當時內人已在紐約市經營公司買賣與合併的業務。
回到久別的故鄉,來不及回鄉探望親友就直奔總統府,預定會面20分鐘,見面前大家都很緊張,因為團員中有多位名列黑名單,而且總統府畢竟是極權象徵,門衛深嚴的地方。後來決定大家都不開口,需要的時候,由我代表提問。沒想到大家坐下來後,李總統高高興興、滔滔不絕地談起昨晚看的Adam Smith的國富論,談了很久之後才想起問大家的意見。
我就提起外交部的公職人員是否有研讀易經、道德經的東方哲學理論。因為不久前,內人公司的老闆受邀參加老布希總統白宮商業人士的餐聚,席間被請敎孫子兵法、易經、道德經的問題,他是住過日本及美國的台裔青年,滿腦子都是外國思想及策略,當然一下子被問倒了。回來後馬上要我介紹兩本書,讓他好準備下次去時可以送給白宮的朋友。
白宮的策士中許多都在研究東方的東西,請問身為台灣的總統做何感想?當時他對我的提問並沒有做明確的回答,隨後就沿著黑名單及海外投資而進行對話,幕僚來催了兩次他都說等一等,大家相談甚歡,總共歡談了四十幾分鐘。
最後大家享用桌上的甜點後,照相留念(附圖)。走出總統府時後面跑來一個女的外交部次長,問我可提供她看什麼書?
後來才得知篤信基督教的「竹劍少年」,於1994年左右開始研究易經,曾請劉氏於府上講課,只及易學,不涉占卜。
2)1995在康乃爾大學見面:
當年李前總統要到康乃爾演講乃是外交一大突破,轟動僑界。當時台大校友會發起歡迎校友李登輝𦲷美活動,由會長及總幹事率領大紐約地區六個社團至康乃爾大學列隊歡迎李前總統並進場聆聽演講,我以台大校友會總幹事及金鷹學院院長之職負責巴士之調派及相關活動事務。
到了康大,遠從四面八方來的鄕親列隊歡迎李總統入場,場面之大、熱情之流露,令人驚艷。他的演講整場沒有冷場,準確地傳達出他努力催生台灣民主、自由的決心,「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成為日後名言。
演講後出場時,內人正好站在那裡,他衝著她說:「有讚沒!」充分展現他接民氣*的一面!也讓內人永記心懷。
這些往事充分展現了李前總統不自滿、虛心追求新知、親切待人,以建立台灣為自由、民主社會為己任的高尚人格。
敬愛的李前總統,您已跑完了當跑的路,已完成了上帝交待的使命,敬請安息主懷!
*最近台灣流行始自中國接「地氣」的用詞,但是用「民氣」具有民主社會的意涵。
*原文七月卅一日登於臉書。

 

一個基督徒對台灣文化的反思:新三綱

一個基督徒對台灣文化的反思:新三綱*
對於堅持儒家文化是優良傳統的人而言,如果要保存繫命的三綱五常,那麼這些倫理道德觀念必須有新的論述,必須與時俱進!
兩天前我在臉書上提出以新三綱—民主、親子、婚侶取代舊的君臣、父子、夫妻之儒家三綱。民主、親子(父母與子女)兩綱比較容易了解與接受,因為現在已是民主社會,而且已是雙薪家庭,自然君臣、父子的兩綱已不適用,儒家十義裡的「女聼」也已經跟不上時代了,台灣已有泛儒家文化裡的第一位女總統,今天她的施政又被評為世界第一(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3234207),父子一綱改成親子再自然不過。
夫妻一綱改成婚侶是比較具爭議性,不易被接受!同性怎可結婚?怎可組成家庭?家庭自古不是異性結合的專利嗎?
儒家不論新舊,在這個主題上很難提出合理的接受理由,因為在它的體系裡的人觀只有男女婚姻(夫婦),沒有同性婚姻的生存空間。
傳統的基督教也很難接受同性結婚的想法,上帝造人男有亞當女有夏娃,沒有同性戀者,在這個思維裡同性戀是犯罪的,完全沒有同性結婚的可能,當然不會被社會接受。
那麼做為一個現代人,我們如何面對同性结婚?不論儒家或傳統基督教的文化都是兩千多年前的產物,那是個極為物競天擇力求生存的時代,強調傳宗接代、社會維穩,講究長幼有序,每個人必須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那是個打打殺殺的時代,對敵人必殺而誅之,對異言必禁而閉之,對異類必排而斥之,同性戀者沒有生存空間,同性結婚更是無法想像。
儒家文化無法接受同性結婚、婚侶的概念,而基督教呢?基督教到了新約時代受耶穌的影響,事實上是可以接受婚侶的概念。耶穌一生傳教在挑戰舊的生存法則、舊約的律法行為規範,強調人的價值是在人的靈魂而非在是男是女的肉體,他宣揚愛神、愛人如己的福音,同性戀者也是人也有靈魂,連敵人都該被關心被愛,何況是他們呢?因此現代的基督徒比較容易接受同性戀者,也比較容易接受同性結婚與婚侶的觀念,在民主社會裡,只要人民有共識同性結婚就有可能,民主台灣已通過同性婚姻法,是亞 洲泛儒家文化社會的領頭羊!
民主的台灣已接受新三綱,而守舊的國民黨與抱著恢復中華傳統儒家文化宏願的人呢?
*原文七月20日登於臉書。
叫我第一名!《彭博》評全球75經濟體 台灣防疫再獲肯定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東西文化融合—氣道書法偶得:

東西文化融合—氣道書法偶得:
書法之主旨在行筆之流暢,氣之流動由心而手而筆至紙,如能和暢則書法作品必能一氣而成,無違和之感!
音樂是能量旋動之呈現,内含氣之流動,故於聆聽馬友友之"天鵝"時行筆成書,覺行筆之𩐳律與音樂之旋律融為一體,得騐上述之語。
—————————
思鄉!
聆聽馬友友天鵝優美之音樂旋律,
執筆行「秋香春雪、山光水色」之書,
憶中央公園之秋香、
布朗士花園之春雪、
聖母峰千變之山光、
夏威夷迷人之水色。
藉書法以解思鄉山水之秋愁!

 

換個角度看台灣文化:近神、愛人

換個角度看台灣文化:近神、愛人
最近在整理歷年來收集的文物,其中有一幅傳自岳父的鄭成功的複製書法作品,行書寫周敦頤太極 圖說,寫得非常好,沒想到他是個文武雙修的儒將。
後來就上網找他的書法作品,其中在台南有一幅非常著名的格言對聯—「養心莫善寡欲,至樂無如讀書」,內容純粹是儒家慎獨克己修心養性工夫的思想,前句出自孟子心篇下,後句談的自然是讀聖賢書入仕途的快樂!
鄭成功這幅對聯自有其皇權時期的時代意義,但是到了二十一世紀的多元民主台灣就必須有新的內涵,因此我把它稍作修改,成為「養心莫若近神、至樂無如愛人」(圖一)。
在基督教的歷史中,處於王權時期的保羅對於人欲也有體會也有說法,他認為人的肉體之心的欲望是萬惡萬罪之首,因此不僅要「寡欲」,而要更進一步的「絕欲」、「斷欲」,人不僅要切斷人心追求的肉欲快樂,更要去舊換新,去掉舊我換成新我,追求靈魂靈性的愉悦,因此要讀的書是上帝的話語-聖經,要親近上帝、親近神,要瞭解神、要明白祂的旨意,因此「養心」首要在培養「近神」之心。
至於至樂呢?讀書已不是人往上提升進階的唯一途徑,而且書已是人人可讀,處處可讀,相對已不是尋找快樂的捷徑,而且人已經進化到不僅僅在追求凡間的肉體人心的快樂,而是在尋找更上一層的愉悦感,這種感覺不僅有肉體人心的快樂,並且有人類靈魂深處的滿足感,這是愛神愛人的喜悅圓滿完整感。
孔子也講仁講愛,仁是親親,是親近親人,由親推疏的仁民,而愛是愛物,由己物推萬物。墨子講的兼愛比孔子進步,耶穌則更進一步要求無條件的愛,連仇敵也要愛(圖二),這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愛之源頭是愛神、愛上帝,因為上帝是愛(圖三),這種自動自發不需學習的愛才是愛的極致,故「至樂莫如愛人」。
圖一:
圖二:
圖三:

疫情日課: 書法

疫情期間日課為精研書法、自我鍛練、自我療傷、體驗超凡靈性境界。
書家曰手有筆法,心有點墨,率性而為,作品自有天趣。
是乎?
——
My daily lessons during pandemic: perfecting calligraphy, continuing self cultivation, healing old injuries and immersing into transcendental consciousness.
Ancient calligraphy masters claim that mastery in strokes, fluency in literature and execution with virtue are essence of the creation of artworks embedding the beauty and intricacy of nature.
Agree or not?!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